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皮皮文學網 > 曆史 > 盛唐大公主 > 第三百八十六章 演戲

盛唐大公主 第三百八十六章 演戲

作者:湛陽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3 20:13:32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2d5f7b8260fec1693cfbf9a0644177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聽到他的回答,武則天這纔有了一絲表情,輕輕挑起了眉毛。

“既然不顧藩王不得私自離開封地的禁令來到東都了,為何又說不敢確定?”武則天有些好奇的問道,“難不成純粹隻是猜想?”

李慎卻回答:“神皇明鑒!前些時日,我收到越王來信,信中內容說先帝有密詔在他身上……隻是那信件之中,字跡卻與阿兄並不相符……故此,不敢確定!”

一般來說,密詔這種東西,隻要存在,那就絕對是大事兒,一個弄不好可能就是一場政變。

比如說李月辰就有李治的一份密詔,這東西一旦暴露出來,絕對會在朝堂上引發地震。

“如此說來,你是懷疑那信件並非越王親筆所寫?”武則天反問一句。

按理說這種謀反的事情都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根本不會有哪個智障在這種事情上乾出請人代筆這樣的操作。

“是!”李慎低頭回答:“故此,也想請神皇明察!”

“哼!”

武則天突然冷笑一聲,隨後襬了擺手:“好了,你回去吧!”

李慎起身行禮:“陛下,我年事已高,又一路舟車勞頓,不知可否允許慎在東都住上一段時日?”

“自無不可!越王之事,朕亦會查證!”武則天點點頭。

“多謝神皇,那便先行告退!”李慎行禮,慢慢退出了仁壽殿。

……

確認他離開之後,李月辰才從屏風後麵出來,坐在母親旁邊給自己倒了杯茶。

“辰兒有何看法?”武則天問道。

“想來八成是煙霧彈吧?”李月辰一邊喝茶一邊說道,“基本能肯定是要反了,隻是不知究竟有幾人蔘與……”

在李月辰看來,李慎不顧禁令強行來東都,應該就是為了拖延一段時間。

畢竟諸王如果想要謀反,封地裡的那點人肯定不夠用,必須要想辦法招兵買馬以及聯絡盟友。

並且朝堂裡麵還要有人負責幫忙傳遞訊息之類的。

造反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冇有盟友指定是乾不成的。

雖然這是一件必須將腦袋彆在褲腰帶上才能乾的事情,但盟友絕對不是太難找,冇有人可以拒絕擁立之功!

自古以來,為臣子者,通往權力巔峰的道路有千萬條,但擁立之功卻是最特殊的一條。

一旦成功,就能省去步步上升的麻煩,一步登天!

但話又說回來了,這樣的事情,想要做到完全保密似乎不太可能,更彆說如今還有暗衛的存在。

本來在這之前,暗衛和報社是一體的,他們想要保密,隻要盯著當地的報社的分社就好了。

但如今報社和暗衛一分為二,繼續盯著報社已經意義不大了,暗衛徹底隱藏起來了。

考慮到有不少蛛絲馬跡可能會被髮現,所以派了紀王過來放煙霧彈。

明告訴你,某人可能要反,但又冇證據,所以你派人去查就好了。

這個時代查詢證據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王爺畢竟是王爺,不能因為你一句話就抓起來下獄。

然而他們想不到,武則天本來也就冇打算怎麼樣。

聽到女兒的回答,也隻是微微一笑:“如此也好,想要演戲,那朕便陪著他們演!”

武則天原本的目的就是讓他們反,所以根本不打算去查,而是給他們時間做準備,等什麼時候真正反了,全天下人都能作證。

某種意義上來說,現在雙方的目的反而是一致的了!

李月辰有點擔心:“隻不過到時候他們發現中計,肯定會明白是阿孃逼他們造反……”

“不重要了!”武則天輕輕搖頭,“那時候全天下都能看到他們造反的事實,原因已經不重要了,他們隻能作為反賊伏誅!”

好吧,這招確實夠狠,李月辰忍不住在頭皮發麻的同時也感到佩服。

隻能說不愧是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幾乎已經將人心和人性都琢磨透了!

“說起來,若是為娘猜的不錯,用不了幾日,他就會想辦法聯絡你了!”武則天扭過頭說道。

李月辰點點頭:“這個孩兒倒是也想到了,畢竟他們想要造反,我就是最大的阻礙!”

太平公主的名聲有多大?

毫不誇張的說,稱得上一句美名萬人傳,故事千家說!

天下皆知公主乃是天下第一高手,戰場上所向披靡戰無不勝,他們自然也清楚,想要帶領軍隊打到東都來,必須要想辦法牽製太平公主才行。

所以現在有兩個選擇,要麼是拉攏,要麼就是想辦法讓她去彆的地方。

比如說,可以趁這個時候聯合一下突厥之類的外國勢力,讓他們入侵大唐邊境,到時候太平公主肯定會離開東都,他們就能趁機起兵。

到時候等公主收到訊息再馬不停蹄的趕回來的時候,宮裡估計已經在燒頭七了。

“那孩兒應該如何?”李月辰想了想,“假裝答應他們?”

武則天搖搖頭:“答應的太過明顯,反而引起懷疑,不管就行!”

“怎可能?”李月辰反問一句,“朝堂皆知我重感情,怎能允許他們殘害我兄長和母親?”

“放心,他們不會跟你說造反,隻會說幫助你阿兄奪權。”武則天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目的是為了穩住你,讓你不參與此事。”

武則天如同一個上課的老師一樣,給女兒講著其中的關係:“實際上,他們更不希望你參與其中,到時候三郎位置更穩不說,你以擁立之功再加先帝遺命在身,完全可以架空三郎,成為實際意義上的皇帝!他們不會任由這種事情發生!”

李月辰低頭想想,好像確實是這麼回事。

先帝遺命加擁立之功,再加上老哥一向不管事兒的性格,如果事情真的這麼發展下去,坐不坐龍椅根本冇區彆了。

所以對諸王來說,最好的結果就是穩住太平公主,讓她到時候彆瞎摻和,最好是就在旁邊看著,什麼都彆管。

至於後續的事情後續再說,首先是先保證太平公主能乖乖坐在椅子上當觀眾,而不是參與進來,無論是以幫助哪一方的目的。

“那孩兒到時候就按照這個往下演吧!”李月辰抬手撐著下巴,“再他們真正起兵之前完全配合好!”

武則天點點頭:“你最好不要親自出麵,不然顯得太假!人,蠢起來確實好騙,但聰明的時候,卻能洞察一切!”

“是!”李月辰點頭答應一聲,“阿孃放心,孩兒可不是隻有一個人!”

“倒也是,義陽和宣城在關鍵時刻倒是能幫你!”武則天微微點頭。

……

母女倆聊了差不多一個多時辰,冇有在仁壽殿吃飯,聊完之後就起身告退了。

離開皇宮的時候,正好碰上了下班的義陽公主,於是李月辰讓一個保鏢將自己的馬騎回去,自己登上了姐姐的馬車。

如今的工程院在研究出四輪馬車之後,並冇有就此停止,而是在這個基礎上繼續研究,不斷的嘗試開發新產品。

現在義陽公主乘坐的這輛四輪馬車,已經不是剛剛製作出來時候的那樣了。

反而有點像是維多利亞時代英國的那種馬車,車廂基本上已經完全被包裹起來,四麵都開著窗戶,安裝了透明的玻璃窗。

車伕的位置放在了轉盤上,同時車廂上麵也多出來一個遮陽棚,下雨的時候還能擋著點車伕彆被淋濕。

這樣一來雖然車廂的內部空間縮小了不少,但好在增加了私密性和豪華感,車廂內部的座椅以獸皮包裹棉花製作而成,彈性很好,坐上去屁股很舒服。

隻不過最多隻能乘坐六個人,若是想要舒服一些,四個人就差不多了,兩排相對的座椅中間還能放個小桌子,打打牌什麼的。

李月辰拉開門上了馬車:“阿姊為何今日一人回去?”

“婉兒還有事情未處理完,宣城最近都在學校上課,自然隻我一人!”義陽公主笑了笑,隨後就端起茶壺倒茶。

東都城內路麵平穩,馬車也幾乎不怎麼抖動,在車裡喝茶已經不再是奢望了。

李月辰笑嗬嗬的端起茶杯:“說起來,這些工匠的想法也不差,居然能將馬車變成這個樣子……”

“辰兒常說要舉一反三,這不是好事嗎?”義陽公主笑了笑,“快看,那些紈絝可羨慕了!”

往窗外掃了一眼之後,李月辰笑了笑:“確實,如此看來又能大賺一筆了!”

“辰兒這點倒是從來未變,務實的很!”義陽公主笑道,“這幅樣子若是讓狄侍郎知道,不知會不會後悔留下辰兒的生祠。”

李月辰一臉疑惑:“狄仁傑?跟他有何關係?什麼生祠?”

“哦,說起來辰兒還不知道呢吧?”義陽公主抿了一口茶水,解釋起來,“狄侍郎巡至江南,發現當地淫祠眾多,於是便上奏朝廷請拆除……”

所謂淫祠,並不是某些帶顏色的玩意兒,而是民間自行濫建的、供奉名不見經傳的各路“毛神”,或者奸雄、奸臣的祠廟,統稱“淫祠”。

為毫無功德節操之人修祠,或者是供奉一些妖神之類不合禮製的祭祀實際上是不被國家允許的。

聽著義陽公主的解釋,李月辰大概點點頭,這事兒其實不得不看背景。

本身大唐就是個開放的國家,除了道教與佛教之外,還有祆教,景教,摩尼教以及回教等等各種宗教,幾乎可以說是諸教並行,而你隻要不是邪教,國家一般也懶得搭理。

畢竟這種時代,老百姓能有個精神支柱也是好事兒,至少不用閒的冇事就去想造反。

除了這些之外,還有一些民間本土的信仰存在,就比如說海邊很多人信媽祖,但生在的內陸的很多人彆說信了,甚至都冇聽說過!

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地方信仰,這種情況在江南比較多見。

這個時期的江南有不少瘴氣,老百姓生病了不是去看病買藥,首先想到的就是去尋仙問鬼,所以江南之地淫祠頗多,甚至時不時還有用活人祭祀的事情發生。

“所以啊,狄侍郎在阿孃的命令下,焚燬了大量淫祠!隻留了夏禹,吳太伯等幾位的祠廟,哦對了,還有辰兒的生祠哦!”義陽公主笑眯眯的解釋道。

聽到義陽公主的解釋,李月辰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挑起了眉毛,下意識的想著這是不是針對自己的捧殺之計。

也不怪她這麼想,畢竟將她放在了跟夏禹,吳太伯等人同樣的地位上,這不是捧殺是什麼?

但想想也不太對,給自己立生祠這種事兒很多年前就已經存在了,甚至東都就有不少百姓家裡擺著自己的長生牌位,這事兒不可能是狄仁傑搞出來的。

他應該也冇有想太多,說不定還帶著一絲示好的意思,畢竟真要說起來,公主以前還救過他一次,他還欠公主一個人情呢!

“算了,隨便吧!”李月辰擺了擺手,“總體來說啊,這也算是好事。至少也該防止有人利用祭祀的幌子欺騙百姓!”

“對啊,阿孃也讓我寫一篇文章,闡述一下淫祠的危害,然後登報昭告天下呢!”義陽公主說道,“今晚回去我要好好想想,同時也該跟婉兒取取經!”

李月辰點點頭:“還彆說,作詩寫文這種事情婉兒確實很厲害!”

這幾年上官婉兒冇事了也會寫詩然後發表在報紙上,才名基本上已經徹底傳開了,茶樓酒肆之中,很多女子也會談論她的詩作。

如今報紙早已成了很多讀書人出名的一條捷徑,一首好詩,一篇好文章,隻要登報,冇多久就會傳遍天下。

這個時代的文人對報紙珍惜的很,幾乎每一期都要收集起來,若是有喜歡的詩詞或者文章,還會摘抄下來,小心珍藏。

“說起來,今日正好遇上了。”李月辰抿了一口茶水,放下茶杯,“近期可能有人會聯絡阿姊,到時候,阿姊要陪我演一場戲!”

“演戲?”義陽公主抬起頭,“何意?”

李月辰抬起頭:“有人會利用阿姊來對付阿孃,然後對付我!”

“對付辰兒?”義陽公主一下子變得驚訝起來,“何人如此大膽?”

“此事多少有些複雜,還是先回去,等宣城阿姊回來慢慢說!”李月辰回答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