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皮皮文學網 > 其他 > 逃荒不慌,全家大佬種田忙 > 394 悟空是你

逃荒不慌,全家大佬種田忙 394 悟空是你

作者:悠閒小神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0:04:1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17e6894b061b237239c75dc3abc2cb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剛剛從衣袖中掉落的東西都裝在寶箱裡,並且被耶和王子給冇收了。

徐大翻遍全身,也隻找出來幾包藥粉。

要不,就用藥迷暈守衛,趁著夜色逃出去?

正謀算著,門外突然傳來好幾道腳步聲,徐大忙把藥粉藏好,閉目盤膝做出打坐的模樣。

“嘭”的一聲,用木板加厚的木門被人從外麵粗魯推開。徐大冇睜眼,就知道是門外那些粗魯的鮮卑侍衛鬨出的動靜。

“進去吧,趁天還亮著,抓緊時間。”侍衛對身後的人吩咐道。

幾個身著短衫,農人打扮的漢子點頭應是,而後提著水桶,挑著泥漿,拿著各種工具,屋裡屋外的忙碌起來。

徐大睜開眼,這才發現,耶和王子叫人過來給他盤炕了。

恐怕也是不想讓他真的凍死在這黑屋子裡。

不過,門口指揮的那個二十出頭的青年盤炕小夥,怎麼有點眼熟呢?

屋內光線昏暗,外麵的人看不清裡麵的人,加上侍衛們在旁拿著刀看守著,外麵盤炕的工人們都不知道屋裡的人長什麼模樣。

隻猜到,應該是個被關押起來的重要人物。

孫阿山見泥混合得差不多了,請示過侍衛後,拿著一根皮尺進屋量尺寸。

一抬頭,就看到了閉目盤膝坐在角落裡,一身狼狽卻難掩仙風道骨的徐大,不敢······

書友們在熱火朝天地討論最新劇情,快來~~起#點-讀-書-,一起參與進來吧!

剛剛從衣袖中掉落的東西都裝在寶箱裡,並且被耶和王子給冇收了。

徐大翻遍全身,也隻找出來幾包藥粉。

要不,就用藥迷暈守衛,趁著夜色逃出去?

正謀算著,門外突然傳來好幾道腳步聲,徐大忙把藥粉藏好,閉目盤膝做出打坐的模樣。

“嘭”的一聲,用木板加厚的木門被人從外麵粗魯推開。徐大冇睜眼,就知道是門外那些粗魯的鮮卑侍衛鬨出的動靜。

“進去吧,趁天還亮著,抓緊時間。”侍衛對身後的人吩咐道。

幾個身著短衫,農人打扮的漢子點頭應是,而後提著水桶,挑著泥漿,拿著各種工具,屋裡屋外的忙碌起來。

徐大睜開眼,這才發現,耶和王子叫人過來給他盤炕了。

恐怕也是不想讓他真的凍死在這黑屋子裡。

不過,門口指揮的那個二十出頭的青年盤炕小夥,怎麼有點眼熟呢?

屋內光線昏暗,外麵的人看不清裡麵的人,加上侍衛們在旁拿著刀看守著,外麵盤炕的工人們都不知道屋裡的人長什麼模樣。

隻猜到,應該是個被關押起來的重要人物。

孫阿山見泥混合得差不多了,請示過侍衛後,拿著一根皮尺進屋量尺寸。

一抬頭,就看到了閉目盤膝坐在角落裡,一身狼狽卻難掩仙風道骨的徐大,不敢剛剛從衣袖中掉落的東西都裝在寶箱裡,並且被耶和王子給冇收了。

徐大翻遍全身,也隻找出來幾包藥粉。

要不,就用藥迷暈守衛,趁著夜色逃出去?

正謀算著,門外突然傳來好幾道腳步聲,徐大忙把藥粉藏好,閉目盤膝做出打坐的模樣。

“嘭”的一聲,用木板加厚的木門被人從外麵粗魯推開。徐大冇睜眼,就知道是門外那些粗魯的鮮卑侍衛鬨出的動靜。

“進去吧,趁天還亮著,抓緊時間。”侍衛對身後的人吩咐道。

幾個身著短衫,農人打扮的漢子點頭應是,而後提著水桶,挑著泥漿,拿著各種工具,屋裡屋外的忙碌起來。

徐大睜開眼,這才發現,耶和王子叫人過來給他盤炕了。

恐怕也是不想讓他真的凍死在這黑屋子裡。

不過,門口指揮的那個二十出頭的青年盤炕小夥,怎麼有點眼熟呢?

屋內光線昏暗,外麵的人看不清裡麵的人,加上侍衛們在旁拿著刀看守著,外麵盤炕的工人們都不知道屋裡的人長什麼模樣。

隻猜到,應該是個被關押起來的重要人物。

孫阿山見泥混合得差不多了,請示過侍衛後,拿著一根皮尺進屋量尺寸。

一抬頭,就看到了閉目盤膝坐在角落裡,一身狼狽卻難掩仙風道骨的徐大,不敢剛剛從衣袖中掉落的東西都裝在寶箱裡,並且被耶和王子給冇收了。

徐大翻遍全身,也隻找出來幾包藥粉。

要不,就用藥迷暈守衛,趁著夜色逃出去?

正謀算著,門外突然傳來好幾道腳步聲,徐大忙把藥粉藏好,閉目盤膝做出打坐的模樣。

“嘭”的一聲,用木板加厚的木門被人從外麵粗魯推開。徐大冇睜眼,就知道是門外那些粗魯的鮮卑侍衛鬨出的動靜。

“進去吧,趁天還亮著,抓緊時間。”侍衛對身後的人吩咐道。

幾個身著短衫,農人打扮的漢子點頭應是,而後提著水桶,挑著泥漿,拿著各種工具,屋裡屋外的忙碌起來。

徐大睜開眼,這才發現,耶和王子叫人過來給他盤炕了。

恐怕也是不想讓他真的凍死在這黑屋子裡。

不過,門口指揮的那個二十出頭的青年盤炕小夥,怎麼有點眼熟呢?

屋內光線昏暗,外麵的人看不清裡麵的人,加上侍衛們在旁拿著刀看守著,外麵盤炕的工人們都不知道屋裡的人長什麼模樣。

隻猜到,應該是個被關押起來的重要人物。

孫阿山見泥混合得差不多了,請示過侍衛後,拿著一根皮尺進屋量尺寸。

一抬頭,就看到了閉目盤膝坐在角落裡,一身狼狽卻難掩仙風道骨的徐大,不敢剛剛從衣袖中掉落的東西都裝在寶箱裡,並且被耶和王子給冇收了。

徐大翻遍全身,也隻找出來幾包藥粉。

要不,就用藥迷暈守衛,趁著夜色逃出去?

正謀算著,門外突然傳來好幾道腳步聲,徐大忙把藥粉藏好,閉目盤膝做出打坐的模樣。

“嘭”的一聲,用木板加厚的木門被人從外麵粗魯推開。徐大冇睜眼,就知道是門外那些粗魯的鮮卑侍衛鬨出的動靜。

“進去吧,趁天還亮著,抓緊時間。”侍衛對身後的人吩咐道。

幾個身著短衫,農人打扮的漢子點頭應是,而後提著水桶,挑著泥漿,拿著各種工具,屋裡屋外的忙碌起來。

徐大睜開眼,這才發現,耶和王子叫人過來給他盤炕了。

恐怕也是不想讓他真的凍死在這黑屋子裡。

不過,門口指揮的那個二十出頭的青年盤炕小夥,怎麼有點眼熟呢?

屋內光線昏暗,外麵的人看不清裡麵的人,加上侍衛們在旁拿著刀看守著,外麵盤炕的工人們都不知道屋裡的人長什麼模樣。

隻猜到,應該是個被關押起來的重要人物。

孫阿山見泥混合得差不多了,請示過侍衛後,拿著一根皮尺進屋量尺寸。

一抬頭,就看到了閉目盤膝坐在角落裡,一身狼狽卻難掩仙風道骨的徐大,不敢剛剛從衣袖中掉落的東西都裝在寶箱裡,並且被耶和王子給冇收了。

徐大翻遍全身,也隻找出來幾包藥粉。

要不,就用藥迷暈守衛,趁著夜色逃出去?

正謀算著,門外突然傳來好幾道腳步聲,徐大忙把藥粉藏好,閉目盤膝做出打坐的模樣。

“嘭”的一聲,用木板加厚的木門被人從外麵粗魯推開。徐大冇睜眼,就知道是門外那些粗魯的鮮卑侍衛鬨出的動靜。

“進去吧,趁天還亮著,抓緊時間。”侍衛對身後的人吩咐道。

幾個身著短衫,農人打扮的漢子點頭應是,而後提著水桶,挑著泥漿,拿著各種工具,屋裡屋外的忙碌起來。

徐大睜開眼,這才發現,耶和王子叫人過來給他盤炕了。

恐怕也是不想讓他真的凍死在這黑屋子裡。

不過,門口指揮的那個二十出頭的青年盤炕小夥,怎麼有點眼熟呢?

屋內光線昏暗,外麵的人看不清裡麵的人,加上侍衛們在旁拿著刀看守著,外麵盤炕的工人們都不知道屋裡的人長什麼模樣。

隻猜到,應該是個被關押起來的重要人物。

孫阿山見泥混合得差不多了,請示過侍衛後,拿著一根皮尺進屋量尺寸。

一抬頭,就看到了閉目盤膝坐在角落裡,一身狼狽卻難掩仙風道骨的徐大,不敢剛剛從衣袖中掉落的東西都裝在寶箱裡,並且被耶和王子給冇收了。

徐大翻遍全身,也隻找出來幾包藥粉。

要不,就用藥迷暈守衛,趁著夜色逃出去?

正謀算著,門外突然傳來好幾道腳步聲,徐大忙把藥粉藏好,閉目盤膝做出打坐的模樣。

“嘭”的一聲,用木板加厚的木門被人從外麵粗魯推開。徐大冇睜眼,就知道是門外那些粗魯的鮮卑侍衛鬨出的動靜。

“進去吧,趁天還亮著,抓緊時間。”侍衛對身後的人吩咐道。

幾個身著短衫,農人打扮的漢子點頭應是,而後提著水桶,挑著泥漿,拿著各種工具,屋裡屋外的忙碌起來。

徐大睜開眼,這才發現,耶和王子叫人過來給他盤炕了。

恐怕也是不想讓他真的凍死在這黑屋子裡。

不過,門口指揮的那個二十出頭的青年盤炕小夥,怎麼有點眼熟呢?

屋內光線昏暗,外麵的人看不清裡麵的人,加上侍衛們在旁拿著刀看守著,外麵盤炕的工人們都不知道屋裡的人長什麼模樣。

隻猜到,應該是個被關押起來的重要人物。

孫阿山見泥混合得差不多了,請示過侍衛後,拿著一根皮尺進屋量尺寸。

一抬頭,就看到了閉目盤膝坐在角落裡,一身狼狽卻難掩仙風道骨的徐大,不敢剛剛從衣袖中掉落的東西都裝在寶箱裡,並且被耶和王子給冇收了。

徐大翻遍全身,也隻找出來幾包藥粉。

要不,就用藥迷暈守衛,趁著夜色逃出去?

正謀算著,門外突然傳來好幾道腳步聲,徐大忙把藥粉藏好,閉目盤膝做出打坐的模樣。

“嘭”的一聲,用木板加厚的木門被人從外麵粗魯推開。徐大冇睜眼,就知道是門外那些粗魯的鮮卑侍衛鬨出的動靜。

“進去吧,趁天還亮著,抓緊時間。”侍衛對身後的人吩咐道。

幾個身著短衫,農人打扮的漢子點頭應是,而後提著水桶,挑著泥漿,拿著各種工具,屋裡屋外的忙碌起來。

徐大睜開眼,這才發現,耶和王子叫人過來給他盤炕了。

恐怕也是不想讓他真的凍死在這黑屋子裡。

不過,門口指揮的那個二十出頭的青年盤炕小夥,怎麼有點眼熟呢?

屋內光線昏暗,外麵的人看不清裡麵的人,加上侍衛們在旁拿著刀看守著,外麵盤炕的工人們都不知道屋裡的人長什麼模樣。

隻猜到,應該是個被關押起來的重要人物。

孫阿山見泥混合得差不多了,請示過侍衛後,拿著一根皮尺進屋量尺寸。

一抬頭,就看到了閉目盤膝坐在角落裡,一身狼狽卻難掩仙風道骨的徐大,不敢剛剛從衣袖中掉落的東西都裝在寶箱裡,並且被耶和王子給冇收了。

徐大翻遍全身,也隻找出來幾包藥粉。

要不,就用藥迷暈守衛,趁著夜色逃出去?

正謀算著,門外突然傳來好幾道腳步聲,徐大忙把藥粉藏好,閉目盤膝做出打坐的模樣。

“嘭”的一聲,用木板加厚的木門被人從外麵粗魯推開。徐大冇睜眼,就知道是門外那些粗魯的鮮卑侍衛鬨出的動靜。

“進去吧,趁天還亮著,抓緊時間。”侍衛對身後的人吩咐道。

幾個身著短衫,農人打扮的漢子點頭應是,而後提著水桶,挑著泥漿,拿著各種工具,屋裡屋外的忙碌起來。

徐大睜開眼,這才發現,耶和王子叫人過來給他盤炕了。

恐怕也是不想讓他真的凍死在這黑屋子裡。

不過,門口指揮的那個二十出頭的青年盤炕小夥,怎麼有點眼熟呢?

屋內光線昏暗,外麵的人看不清裡麵的人,加上侍衛們在旁拿著刀看守著,外麵盤炕的工人們都不知道屋裡的人長什麼模樣。

隻猜到,應該是個被關押起來的重要人物。

孫阿山見泥混合得差不多了,請示過侍衛後,拿著一根皮尺進屋量尺寸。

一抬頭,就看到了閉目盤膝坐在角落裡,一身狼狽卻難掩仙風道骨的徐大,不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