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塵紹多少年冇有上過的擂台,因為他那個小暖寶,他單手拉著護繩,縱身一躍,直接跳到了擂台中。

四周的氛圍已經鬨鬧起來了,所有人情緒高漲。

江塵紹卻不聽的那些歡呼,期待聲,他眼睛看著古暖汐。

古暖汐眨眨眼睛,她不知道為啥,被盯得氣勢很弱,扭頭,“茉茉,這人看的我怪害怕的。”

江茉茉問了句,“他為啥不化妝,帶個麵具啊?”

古暖汐又回頭,看了起來。“是呀,為啥?”

所有人都在期待,姑姑卻遲遲不上台,還在下邊嘮嗑。

觀眾都冇觀察到,所有人都在興奮,期待,隻有一旁的主持人,緊張的一直咽口水,還擦汗。

江塵紹輕咳一聲,主持人立馬出現,緊張讓他動作都出錯了幾個,“現在,請對陣雙方上台。”

古暖汐眯眼,“你覺不覺得眼熟啊?”

江茉茉靠著姐妹,“不眼熟,就好奇他長啥樣。”

主持人站在老闆身邊,緊張的又說了句,“請雙方上台。”

古暖汐一下子回神了,嚇她一條,“喊我呢。”

古暖汐起身,雙手拽著護繩,和剛纔一樣,再次跳入內場。

主持人鬆了一口氣,轉身就撤。

忽然想起什麼,主持人又佯裝拿著哨子,過去,介紹規則。

古暖汐習慣,上台前先觀察對方的特點,可是這觀察著,咋覺得這身材咋和讓她老公有一拚呢?

在看手:咦,他手上塗顏色乾啥?

麵具後的江塵紹,看著他那機靈豆小妻子,他手上塗東西,防的就是這小東西。

古暖汐皺眉,啥也冇發現,“唉,你叫啥?”

江塵紹:“……”

“啞巴呀?”

江塵紹喉結滾了滾。

古小暖驚奇,“呀,你喉結和我老公也好像。”

江總:“……”

古小暖還探不出他的深淺,他像是啞巴似的,一聲不坑。

主持人在一旁,緊張的看了好幾眼老闆。

還聽著‘姑姑’可愛的問話。

“喂,你好不好奇我結婚了?”

江塵紹知道小妻子想打探自己,於是誘導他開口說話。

可江塵紹就是不如她的意思。

“你也冇反應,該不會你不是啞巴,是聾子吧?”

夾縫中站著的主持人:“……”

何助理在一側也看到了,他低頭,心裡心疼他老闆。

“唉,你們暗樁好玩兒不?”

江總紋絲未動。

古小貓現場收買人,“你放個水,讓我過了,我給你講,我這個人可好玩了,讓我加入你們,咱一起玩。夏天擼串,冬天火鍋咋樣?我請客,我老公賊有錢。”

“你說個話呀。”

江塵紹看了眼主持人,讓他趕緊開始。

“等等,我偷偷給你講哦,我老公也是你們暗樁的,你們肯定還認識說不定還是朋友。咱倆還沾親帶故,看在你同伴的麵子上,咱倆走個過場行不行?”

江塵紹還不知道他那寶貝老婆話這麼多。

到底還打不打?

他握拳,似乎要主動開始。

“再等一下,我告訴你一個事兒,我老公是江塵紹,你敢打我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