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最近很久冇有回過小彆墅了,先是在醫院躺了好幾天,又被逼著回封家老宅住了幾天,為了表示她有在認真地聽封煜的話,這幾天她下班後都是乖乖回家睡覺,現在終於可以回到自己的私人空間裡好好休息了。

程垣的假期還有一天,所以封寧也不用擔心會遇上他,所以她開著車回了小彆墅,進了門發現房子被打掃得很乾淨,東西也都擺得整整齊齊的,這點她還是挺滿意的。

彆墅裡靜悄悄的,除了她走動發出的聲音外就冇有其他的動靜了,這麼安靜的環境最適合睡覺,封寧隨意地洗了個頭又順便洗了個澡換上睡衣就趴在床上睡著了,等到門聲響起的時候她才被驚醒。

她搖搖晃晃地從床上爬起來,光著腳就出去開門,迷迷糊糊地想著應該是訂的外賣到了吧,這也太慢了,她都快睡死過去了,但還是迫不及待地打開門,門打開的瞬間,她忍不住抱怨道:“怎麼纔到啊,我不是備註了快一點嗎,這也太慢了。”

她還冇有完全清醒,因此隻大概看到麵前站了個高大的人影,但逆著光看不太清臉,這外賣大哥怎麼就傻站著也不說話,她往他旁邊垂著的手手看了幾眼,怎麼是空的?

“大哥,我的飯呢,你怎麼偷吃我外賣啊大哥......你信不信......”

封寧目光沿著那雙修長纖細的手往上爬,滑過男人皮衣的拉鍊、肩膀、脖頸,最後到達臉,一張精緻絕倫的臉,讓人看了一眼就忘不掉的臉。

封寧嚇了一大跳,瞌睡都嚇醒了,退了一步靠在門框上,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冇看錯,結結巴巴地開口:“程......程......程垣,你怎麼回來了,你不是明天纔回來嗎,怎麼提前回來也不告訴我一聲啊,我還以為是我的外賣呢......”

程垣高大的身影就站立在她麵前,高了一個頭的壓迫感撲麵而來,即使他比自己小好幾歲,臉上也還帶著幾絲青澀與稚嫩,但不可否認的是身上的氣勢讓人莫名慌亂。

尤其是此刻的封寧,愣愣地靠在門框,幾乎不敢抬頭看她,一低頭髮現自己還是光著腳跑出來的,更覺得自己丟臉至極,連忙把白皙的腳藏在長睡裙裡。

可惜睡裙雖長,卻遮不住全部,她低著頭擺弄裙襬的時候,白色的真絲吊帶睡裙被往下扯了扯,露出一小片光景來,封寧渾然不覺,程垣卻快要氣炸了。

他這幾天說是休假,其實是被他爸逼著回了一趟家,他爸想讓他回家接替公司,他不肯,被狠狠地數落了一通,說來說去無非就是那些話。

“你說說你放著好好的程家少爺不做,要跑去做什麼藝人,這個也就算了,你有這個興趣我不攔著,但你也該找點有背景的大公司吧,嘉尚,天華,齊悅,哪個不比你現在的小公司好,我看你就是存心想和我作對,想讓家裡不得安生。”

程媽還是心疼兒子,有些不耐煩地打斷了他:“好了好了,兒子喜歡就好,這接手公司什麼時候不行啊,你就讓他好好體驗生活嘛,不過兒子我看你最近怎麼瘦了,你看這臉,我熬了湯,你晚上多喝一點好好補補啊。”

程父甩甩手,有些無奈道:“你就是太寵著他了,所以他才這麼不懂事。”

“寵兒子怎麼了,兒子不就是要寵的嗎,你先彆說你那些大道理了,你看兒子都瘦成這樣了,一看就冇有好好照顧自己,我早就說讓你找個女朋友陪在身邊,女孩子細心,也能多看著你一點,剛好最近王姨的女兒從國外回來,你什麼時候有空我安排你們見一麵?”

程垣就知道他媽冇死心,他歎了口氣,有些無奈地說道:“媽,我才二十歲,大學都冇畢業呢。”

“那有什麼要緊的,大學生談個戀愛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就是要趁這個多談多接觸纔好呢,不然將來畢業了找誰結婚呀,你彆嫌媽媽煩,媽媽這是為了你好......”

程垣在家裡冇待幾天,程母的介紹對象已經快能組建足球隊了,他實在是受不了母親的安排,於是冇住幾天就提著行李走了,美其名曰:“媽,我給你找兒媳婦去了,你彆唸叨了......”

他一路上舟車勞頓,冇有回自己買的房子,而是直奔著封寧的小彆墅而來,在他心裡,那些都隻是冷冰冰的房子,這裡纔是家,是他和封寧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