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鬼獄退婚約》是所著的一本已完結的小說,主角是江銘,鐘紅羽,小說節選內容:...

江銘剛從肩包裡拿出婚書,就被林忠孝一把奪了過去。

“好,好啊!”

“我要做主,讓你和初然完婚!”

“額?”江銘有些尷尬,心想看剛纔那情況,林初然絕不可能跟自己結婚的,林叔這也太亂來了。

林忠孝可不管那麼多,拉著江銘的手就要帶他去林初然的房間。

二人正拉扯,門鈴忽然響了。

“哎呀,老趙,什麼風把你給吹過來了?”林忠孝熱情地將一個五十來歲的中年男人迎了進來。

這時,張秀梅和李易也把林初然勸了出來。

三人剛到客廳,張秀梅就笑著迎了上去,“趙老闆,你經營城東古董行這麼多年,論眼力是咱們南陵市裡排得上號的。”

她刻意看了眼地上被塞滿了殘羹剩菜的瓷瓶,笑吟吟地說:“要不你給看看,我家老林得來的便宜侄子送給他的花瓶,是個什麼成色?”

李易一聽,立刻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

趙東德在南陵市的古董這一行業可是權威,讓他來鑒定那個二三十塊錢淘的冒牌貨,絕對能把江銘踩得抬不起頭!

林初然也一臉大仇得報的表情,她想看這個讓父親翻臉凶自己的窮吊絲出醜!

林忠孝則是一臉擔憂,他本就隻是為了安慰江銘才說這瓶子是真貨的。

事實上,林忠孝沉迷古董多年,也算是有不少見識了,這樣的破瓶子,一眼就能看得出來是假得不能再假的偽劣產品。

他拚命給趙東德使眼色,希望這個老夥計能幫忙打圓場。

可一旦涉及到古董,趙東德立刻變得冇那麼好說話了。

“張嫂說笑了,這不就是一個瓷瓶樣式的垃圾桶嗎,哪有鑒定的必……”

話說到一半,趙東德的一雙眼睛忽然瞪直了。

“老趙?”林忠孝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趙東德扒開林忠孝,三步並做兩步來到瓷瓶跟前,也不管瓶口被摔裂了,還沾著些剩菜的油,驚疑不定地將它抱在懷裡,左觀右看。

半晌,才一拍大腿,激動地說:“這瓷瓶看上去像是新出產的低劣仿品,實際卻是從元代流傳下來的最為頂級的青花瓷!”

接著,他像看怪物一樣看著張秀梅和林忠孝:“你們倆,居然把這樣的寶貝當垃圾桶用,還給摔裂了?”

張秀梅整個人都石化了。

“怎、怎麼可能,這瓶子怎麼看都是假貨,怎麼會是什麼元代青花瓷,趙老闆,你不會是跟我開玩笑吧……”

“我趙東德對待古物,從不兒戲!”趙東德指著瓶口的裂痕,心痛得直喊,“暴殄天物、真是暴殄天物啊!!”

林忠孝先是愣了一下,這纔開懷大笑,“哈哈……我就說江銘不可能送假貨給我,這下你們知道了吧?!”

“可惜啊,有了這麼大一個裂口,這瓷瓶是賣不了幾個錢了!”趙東德沉痛地放下手裡的瓷瓶。

張秀梅呆呆地看著那瓶子,腸子都悔青了。

“都是你在這胡說八道,白費了江銘的一份心意!”林忠孝恨鐵不成鋼地說道。

張秀梅不知道該怎麼接話,隻能悶著頭一言不發。

林忠孝見她理虧,趁勢拿出江銘的那張婚書。

“江銘和初然早有婚約,這是當年我和山河定下的,明天初然你就跟江銘去領證!”

林初然的臉色立刻變了。

“爸,你讓我嫁給一個小獄警?!”

林忠孝虎目一瞪,“難不成你要違逆我的決定不成?”

“難道你為了這一紙婚書,就要把我推入火坑?!”

林初然憤憤地說道:“今天您就是打死我也不會嫁給他!”

“誰知道這傢夥身上沾了多少罪犯的臭味!”

李易也臉色難看地說:“叔叔,現在這個年代都崇尚自由戀愛,包辦婚姻不可取啊!”

張秀梅也拉了拉林忠孝的衣角,“初然不喜歡江銘,你又何必硬要定這婚約?強扭的瓜不甜!”

林忠孝一拍桌子,“這個家到底是我做主還是你們做主?!”

這話一出,林初然和張秀梅都說不出話來。

林忠孝是林氏集團的總經理,也是家族掌舵人,他的話,一言九鼎!

江銘見場上的氣氛變得很緊張,歎了一口氣,“林叔,其實我和初然這麼多年冇有見過麵,本來就冇有這種打算的,初然不願意,我把婚約解除就好。”

林忠孝大手一揮,“大侄子,你不用考慮這麼多,我林忠孝做做女兒婚事的主還是可以的。”

“從今往後,你就是我們林家的女婿,林家雖算不得大富大貴,在南陵也算有些地位,成了林家人,你再也不用像以前風餐露宿,叔保你這輩子衣食無憂!”

就算林忠孝再怎麼看重,江銘畢竟是“外人”,他就是想通過這場婚姻,讓他名正言順地成為一家人!

江銘怔怔地看著林忠孝,江家覆滅的這十年,他看慣了人情冷暖,早已對那些父親的故交不抱希望,冇想到林叔依舊初心不改,讓他心中感動不已。

“林叔,有我在,必將林家扶持為九州最一流的大家族,讓林氏藥業的名字響徹神州大地!”

“賢侄有心了!”林忠孝拍了拍江銘的肩膀,壓根冇有當一回事。

“喝了幾兩馬尿就找不著北了!”張秀梅冷笑。

“哈哈哈……江兄弟也是個幽默人,你當你是國家首領嗎,說扶林家就扶林家?”李易捧腹大笑。

“一個最底層的獄警,倒是做起國家首領的夢來了!”林初然一臉鄙夷。

“好了!”林忠孝嗬斥了一句,張秀梅三人便不再多說,隻埋頭聽這叔侄倆繼續胡侃。

聽到江銘在監獄裡被王老頭欺負得很慘,林忠孝破口大罵;當聽說江銘後麵又教訓回來,他又滿懷欣慰。

飯桌角落,張秀梅悄悄把繃著個臉不肯吃飯的林初然,以及臉色難看的李易拉到一邊,“初然,家裡唯一能做你爸的主的,隻有老爺子了,正好今天是老爺子壽宴,咱們待會跟他說說!”

“還有李少,你準備的那件賀壽禮送給老爺子,他肯定會非常高興的,到時候再提婚約的事,他肯定會站在我們這邊!”

林初然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趕忙點頭。

吃完飯,趙東德把一卷古字遞給林忠孝,“老林,這是你要的柳先為大師真跡,我可是花了八萬塊錢才幫你拿下的。”

林忠孝興奮地接過真跡,“老趙,這次又麻煩了你,回頭我就把錢打給你,改天請你吃飯!”

“舉手之勞而已。”趙東德擺了擺手,轉身離去。

“這下給老爺子壽宴送的禮物有著落了!”林忠孝很高興。

“原來今天是林老爺子壽宴?我倒是冇有事先準備什麼禮物。”江銘有些糾結。

“要是那元青瓷冇有被打碎就好了,這樣的重禮,老爺子肯定是萬分高興!”說著,林忠孝瞪了張秀梅一眼。

張秀梅哼了一聲,冇有接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