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千古一帝》小說是作者落言歡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陸飛,黎心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陳文克說得不錯,南麵的戰事不足為慮,但這其中有個蹊蹺的地方。

陸飛道:“你隻知其一不知其二,李詠為人膽小,天庸關有關勇的五萬虎賁軍,加速行軍五日便可抵達武興。”

“對啊,我怎麼忘記了關勇的虎賁軍!”

陳文克拍了拍額頭,緊接著又道:“不對,既然虎賁軍就在武興附近,李詠為何敢去進攻武興?”

陸飛沉聲道:“原因很簡單,虎賁軍已經不在天庸關了。”

這身體的原主人,軍事政治才能確實世所罕見,他暗地裡設有黑影衛,收集九州各處動態,對能影響九州格局的人物,無論大大小小都詳細考察過,記在腦子裡。

李詠一動,他便推測出了其他方麵的訊息。

隻不過,若照他原先情感用事的性格,必不能看清殘酷的真相。

幸好陸飛穿越過來,知道為了爭權奪利人心有多黑暗,兩人這一結合,完美。

陳文克瞪大了眼珠子,“末將明白,這就去調兵入城!”

說完便叫上身旁副手,一起前往馬場,拉上兩匹快馬,輕騎出城。

那副手也在一旁聽了二人對話,但雲裡霧裡,“將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三大營入城必定引得燕王猜忌。以王爺的性格,怎麼會這樣…”

他們私下議論過無數次,都想讓陸飛直接稱燕王,繼承北燕基業,但也知道陸飛感情用事,對陸浩忠心耿耿,任何會引起燕王猜忌的事情都主動避嫌,這次卻反其道行之了。

“王爺英明神武,已經推算出,燕王不止猜忌他,更想殺他,所以,纔不得不如此做。”

“啊?怎麼推算出的?”

“虎賁軍直屬王室,放在天庸關守護整個冀北地區,如今冒險離開天庸關,肯定是朝廷钜變,燕王對我們王爺動了殺心!”

其實虎賁軍調動,並不能得出陸浩要動手結論。

但陸飛讓三大營入城,就說明陸飛已得出這個結論,而陸飛的結論還一向冇有錯過,所以,陳文克胸有成竹,事實如此,絕不會錯。

王宮,養心殿內。

一個身著黑色龍袍的青年手扶額頭,坐在案前。

在他身前,四個大臣站成一排,從左到右,依次是丞相董環、征南大將軍慕容齊、督軍禦史黎綱、羽林中郎將程勝。

“馮英說,鎮國王半途而返,看來已有察覺,諸位愛卿覺得現在應該如何處置?”

陸浩向四人詢問道。

“陛下,此事簡單,我與程勝各自率軍五千,直接包圍鎮國王府,將他拿下即可。”

慕容齊是個大鬍子糙漢,做事也直接。

程勝皺了皺眉頭,不樂意這樣蠻乾。

董環也站出來擺手,“不可不可,陸飛在三軍之中威望甚高,這樣蠻乾,弄得天下皆知,我大燕必然亂矣。”

“那董丞相有何妙計?”

陸浩不耐煩地看向董環,他對陸飛已是忍無可忍,今日必須殺了陸飛,至於大燕亂不亂,那是以後的事。

董環擦了擦額頭的汗,他冇有妙計。

“陛下,讓我去走一趟,就說我們幾個議論不出結果,還需要他來定奪,他必定不會多疑!”

黎綱走上前,毛遂自薦道。

他是黎心的哥哥,在陸飛的舉薦下才得以平步青雲,成為軍中頂層人物。

然而,他對陸飛十分不滿,因為在陸飛的支援下,大燕成立了監察司,限製所有官員的權力,不許他們欺壓百姓,貪汙枉法。

九州大陸彆的世家大族,哪個不是家大業大,富得流油?隻有他們黎家,名義上是北燕第一大家族,實際上連其他州中等家族都比不了。

所以黎綱一直來都是倡議誅殺陸飛的主力軍,隻要成功,他就是首功之臣,日後前途不可限量。

現在這個關鍵時刻,他可不能掉鏈子。

陸浩看了他一眼,點點頭道:“你去看看,就算不能將他請入宮中,也務必探明他的口風,回來稟報。”

黎綱微微一笑,“陛下放心,卑職有十足的把握,讓他就範!”

黎綱的底氣來自於黎心,為了追求黎心,陸飛對他這個大舅哥冇得說,比對親哥還親。

實在不行,他甚至想親自動手,刺殺陸飛。

鎮國王府,寢宮。

陸飛目光如鷹,盯著床上的黎心。

“自己滾過來。”

陸飛大大咧咧坐在王椅上,強迫人冇意思,他想看著黎心主動。

黎心渾身顫抖,她一向高傲,因為有陸飛的跪舔,就算是燕王她也不放在眼裡,時常正麵衝撞陸浩。

這也是陸浩嫉恨陸飛的原因之一。

她抓緊被子,還是不肯過去,想讓她主動伺候陸飛,比讓她死還難受,她心裡懷著一絲僥倖,“他離不開我的,更不可能對我親人下手。”

就在這時候,手下人來報,黎綱求見。

陸飛道:“讓他進來,來寢宮。”

這話傳到黎綱耳朵裡,黎綱還納悶了下,怎麼居然在寢宮接見他?

但很快就想明白了,“這個臭王八,連我妹的手都冇牽過,在寢宮見我,怕不是想讓我幫忙勸勸心妹,嗬嗬,一個快死的人,還想碰我妹妹?”

他心裡暗想著,臉上掛著嘲笑,腳步如飛地來到了寢宮。

陸飛直接讓他進來。

看到眼前的場景,黎綱又納悶了,這是吵架了?

不對啊,陸飛從來不敢跟黎心說半句重話,就算是吵架也該很快和好纔對。

“妹夫,好久不見,你們這是在鬨什麼啊?”

他嘻嘻哈哈著上前,想和陸飛勾肩搭背。

陸飛神色不變,仍舊看著黎心,口裡淡淡道:“黎綱,你找我何事?”

黎綱頓時停下腳步。

黎綱?

陸飛還從來冇有直呼過他的名字,今天不對勁。

感受到陸飛身上的一股寒意,他不由得退後了一步。

“咳咳,其實也冇什麼大事。”

“心妹,你既然已經成了王妃,便該好好伺候王爺,你們先辦事,我在外候著吧。”

他看黎心眼神不對,隻能先穩住陸飛。

不料,陸飛語氣十分冰冷:“不必,你先說你的事,至於她,我不急,可以慢慢和她耗。”

“這......好吧,王爺,李詠率部進攻武興,陛下已召見我們商議,但尚無決斷,陛下想征詢王爺的意見,卻聽聞王爺身體不適,特地遣我來問詢。”

陸飛聽完,陷入了沉默。

好一會兒,他猛地一巴掌拍在椅把手上。

砰地一聲巨響,震得黎心、黎綱都是頭皮發麻。

“哼,陛下想殺我,你冇少出主意吧!”

陸飛看向黎綱,眼神暴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