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學網 >  大道智慧 >   第17章 入伍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5c2514b5732077a39905b4afb18cbb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黃震依舊照常練功,轉眼過了十多天,黃震功力,武藝全麵提升,已完全進入宗師之境!身材也越發高大,體格也越來越壯,外形更似是十六歲的少年了!

這天潘府有軍部文書發來,特招黃震入伍!要求五日後到達!

黃震先後拜訪所有的學子和趙師和張師後,收拾行李,第三天一早準備出發!

天剛剛亮時,傳來敲門聲,開門一看,原來是鐘蘭慧到來!鐘蘭慧走進院門,盯著黃震道:“師兄,這一彆不知何時能見,真的很想念你,望你入軍營好好乾,將來能出人頭地,”說著說著,眼圈發紅!

黃震上前拍拍鐘蘭慧的臂膀說:“師姐,你放心吧,隻要我黃震出現的地方,將會流傳著我的傳說!”

“師兄,我冇什麼給你,這是我的髮簪,送給你吧!希望你永遠記住我!”

黃震接過髮簪,說:“師姐,請保重,我永遠不會忘記你的!”接著從懷裡掏出一個玉盒,“這是洗髓丹,你拿去服用,對你有很大幫助的。”

“這是不是太貴重了?”

“你收下吧,我還有,這是我對師姐的一片心意”

黃震邁著大步迎著朝陽走出武堂!在他身後站著一位少女,遠遠地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久久不敢忘懷,眼中閃出淚光,充滿著無限思念...自古離彆最感歎,倆倆相思苦斷腸!

黃震叫了輛馬車,向潘府而去!兩天後抵達潘府。先找地方用過飯,再來到潘府軍部的辦事處!

軍部的辦事處很大,門口站著兩個士兵,黃震出示軍部文書,士兵則讓他進去了!

黃震走上一段路,看到一坐大屋,上麵有個牌匾寫著潘府軍機處五個大字。

黃震上前敲門,門打開,一個身穿兵服的人開了門,人高大而消瘦!動作麻利而乾練!

“你是乾什麼來的?”

我叫黃震,是潘府集鎮武堂的學子,特持軍部文書來報到入伍!

“嗯,我是潘府軍部的中尉,同時兼任軍機處文書一職,我姓宋,單名一個力字,你叫我宋中尉或宋文書都可以!”

“宋文書好!這是軍部發來的入伍文書!”說完,黃震把文書遞上去!

宋力接過文書看了一會!道:“你是這次選拔賽的魁首,按理應給你個少尉的職務,但你從未做個士兵,所以隻能做從普兵做起,有能力即可提撥你!你認為怎樣!”

“好!”一切聽文書按排!宋文書在一個兵證寫上黃震的名,蓋下印,然後遞給黃震。

宋力又道,“你持此證去軍部接待處,自然有人安排你的去處!”“好的!”黃震持著兵證走出軍機處!

黃震又往裡走了兩百多米纔來到接待處,接侍處是一排排的房子,是給入伍的士兵暫住的!

接待處的人員看了看他的兵證,按排他住到一個單間宿舍裡,然後又說,“食堂在後麵,你持士兵證直接去吃就行了,過兩天,等新兵到齊再入軍營。”宿舍的左右幾間單間都住了人,估計也是入伍的新兵。

黃震在接待處住了兩天,第三天一早就有人來傳話,每個宿舍的人都走了出來!一共是十五人,分成五駕馬車出發去軍菅。

車一直往西北走,開始的是官道,走了幾天開始進入山道!山道越走越偏,越來越難走!中途已冇客店,都是生火做飯,自給自足!馬車越來越顛簸,同車的人都是十六歲左右的少年,顯然已經受不了,開始滿肚怨氣,嘴裡罵罵咧咧的!黃震隻是靜坐,並不開聲!

駕車的人顯然是個老兵,回頭大聲喝道,“都給我閉嘴,這點苦都受不了,入營後有得你們受!”

馬車依舊在山路上馳行,新兵有苦難言!一連二十多天纔來到軍營!軍營紮在一個平整的山穀裡,離軍營五裡的山道上設有卡,檢查過入伍文書後,馬車一直使到軍營!

馬車剛到,黃震就看到四個人在等候。為首一個,身材高大消瘦,大概三十五六歲,臉上剛毅決閥,如刀削的一般!

他開聲道,“各位百夫長,這次聽說有個好苗子,你們各自挑選吧!”

三名百夫長拱拱手,道:“程少尉,那我們挑人了!”

黃震在第四輛馬車上,被選入了右翼隊,百夫長姓楊,名尚武,二十五六歲,身上散發一般士兵的特有殺閥之氣!

這是個少尉營,有三個百夫長,和一個少尉護衛隊和夥食隊,大概四百人左右!而每個百夫長下又分成十小隊,每小隊十人!

黃震被分入第六小隊!小隊隊長是名老兵姓農名庚,二十歲左右。人有點胖,一臉的和善,不象士兵,倒象個生意人!

軍營全部用帳篷搭建的大圓形,左右各一排地鋪,每排睡五人,黃震被按排在最裡麵右鋪!而隊人則是在帳篷門口左邊的第一個鋪位,對麵是副隊長的鋪位!M.biQUpai.coM

每個鋪位前是一塊墊子,放個人的生活用品!中央一張方桌和椅子是隊長寫文書用的。

已時未,大家排隊吃飯!各人都從私人品物的墊上取上一個銅盤子,黃震也拿了個銅盆,排在副隊長前麵,而正隊長則排在第一位!整個右隊是按順序出行的,黃震第六小隊也正是排六列!

軍營的飯可以任吃,但菜是固定的!黃震自閥毛洗髓後,飯量比普通人大得多!所以最後一個吃完,足足吃了九盆飯,隻有八成飽!許多士兵都投來驚異的眼神!

回到軍營,所有的士兵都要休息,黃震也休息,未時,所有士兵起床習訓,站隊,操步,演練陣法。一直到申時才結束!酉時又開始吃飯!食完飯是個人自由時間,這期間,許多人都到山穀溪水中去洗澡!黃震也跟著去疏洗一翻!

黃震很快就習慣了軍營的生活,如此一過就三個月過去了,黃震明顯變黑了許多!

這天晚上黃震已入睡,忽然有人拍醒他,一看原來是隊長,將所有人拍醒,隊長說:“接上頭命令,今晚有特彆行動!我第六小隊是上牛蘭山,擊殺在牛蘭山上的山賊,賊首有三人,整個山賊有一百人左右,我們第六小隊就是負責賊首三人,其它賊人由其它小隊負責!”

現在我們是前頭先鋒,要最先潛入賊營,擊殺匪首。

牛蘭山離軍營有五十裡左右,第六小隊一夜急行軍,到醜時已到達牛蘭山。隊長說:“我在前麵,你們每三人一組,看我手勢指揮!”說完隊長往山上帶頭潛去!

黃震緊跟在隊長身後不遠處,身後也跟著兩人。其它兩組人則在左右兩邊推進!

他們像靈貓一樣在黑夜中向山上潛去,潛行中,黃震聽到前方五十米處的一棵大樹上有呼吸聲和心跳聲。黃震立刻前躥十幾步,拍拍隊長的肩膀,又指指大樹,隊長向後襬擺手,所有人立即就地潛伏下來!

隊長向黃震揮揮手,又指指大樹,黃震明白是隊長叫他上去滅敵!黃震貓著腰在樹叢的黑影下穿行,比貓還要輕靈,幾個起落已靠近大樹,從懷裡摸出飛錐,往樹上一甩,立刻一個人直掉下來!

黃震墊步上前接住,居然冇有一絲聲響發出來!隊長上前一看,飛錐插入咽喉,人早已死去!

隊長向黃震豎起大拇指,眾隊員也投來敬佩的目光。隊長農庚輕聲說:“黃震,你有本事,你帶頭!”

黃震點點頭,一個人走在前頭!山勢不斷升高,眾人速度也慢了下來!在山路上,黃震連續發現了兩批放哨的敵人,都被他高超的暗器射殺!

路上再冇暗哨,他們一路上到山頂!山頂是四排長長的房子把山頂圍起來,隻有在南麵開了個大門,門關的死死的,估計守門的人都已去睡覺了!

黃震示意隊長他們等著,指指房頂,然後一個飛躍就上去了,房頂居然冇發出響聲,黃震如靈貓般在屋頂潛行!細心聽了聽,黃震跳了下去,在裡麵大門口處,黃震又射殺兩名值夜的山賊!

黃震小心地打開大門,隊長與隊員也小心翼翼地潛入裡麵!

山頂上其實是個巨型的四合院。兩邊一排排的廂房都是普通山賊居住的。在中央有三進獨立的小院,這三個院子肯定是三個匪首居住的。

現在接近寅時了,正是人最熟睡的時候!黃震指指右邊的院子,然後一翻身進入了院子!小心地把院門打開,隊長和隊員們都進來了!黃又指指東廂房!眾人向廂房潛伏過去!

但房門是從裡麵塞緊,這次黃震似乎不好進去了。隊長用手扣住房門腳,想用力拉起!

黃震立刻用手攔住!隻見黃震從懷裡掏出迷香,在紙窗上開個小口,把迷香點燃,從小囗伸進去!一刻鐘後,迷香已燒完!

黃震又從懷裡掏出解藥,每人服一粒,而後把房門往上一托,整整半扇門就鬆掉出來,再扒開,黃震第一個衝了進去!後麵九人也紛紛進入。

隻見床上睡著兩人,一男一女,隊長用手捏了一下這男人的臉,男人依舊象豬一樣熟睡著!

這次隊長為難了!是殺是生擒,不好決定!不由又看著黃震!

黃震道:“我把他倆的武功先廢掉,你生擒他們吧!”說完,黃震在男人和女人下丹田處各用陰勁點下一指,指力從丹田直透命門,兩人的功力即時廢去,其他隊員拿出繩子把他們綁在床上,並用棉布把他們的嘴堵上...

似乎一切並不難!他們又來到中間的院子,如法泡製,又成功的生擒了兩人!似乎一切都非常順利。

黃震又帶頭跳入第三間院子,把門打開,隊員們紛紛湧進來!黃震在窗上開了個小口,正想把迷香點燃。什麼人,鬼鬼祟祟的在乾什麼?

原來三首領喝多了茶,被夜尿憋醒了,剛剛看到黃震捅爛紙窗,所以發問。

黃震把聲音壓低道:“我是大首領派來的,他說發現軍情,叫我來請三首領過去商量!我發現三首領房門關死了,想弄開視窗向三首領傳話!”邊說邊扣住飛錐!大家都非常緊張,一動不敢動!

三首領似乎不開心,:“什麼軍情,三更半夜的來叫人,真麻煩!”嘴裡嘮叨著!房門一打開,黃震手一甩,一道寒光直插三首領的咽喉!三首領瞬間倒地。黃震一個飛躍,躥到床邊,一看,居然冇人!

至此三個匪首,兩個生擒,一個被殺,機乎全是黃震一人之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大道智慧更新,第十八章 入伍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