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仆見她氣得頻頻扶額,趕緊又道,“我聽說,這女人來曆不簡單,之前王子被捕,也有這個女人的因素!”

女仆這麼說,王後氣得冇險些暈過去。

這種女人直接殺了就行,可元簫竟然還當成寶貝一樣保護著。

看來,簫兒對於這女人的心思不簡單。

“小玉,去調查清楚這女人的身世背景,馬上!”

“是!”

女仆剛要退下,房門卻突然被推開,元簫出現在門口。

“不必調查了,她是南龍驍的女人!”

元簫本就不想藏藏掖掖,因此直白了當的攤牌。

本身帶白安心回來,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引出南龍驍,殺了他在長老麵前立威。

元簫相信母後會明白自己的一片苦心。

當然,南龍驍一死,他也會用強硬的手段將白安心據為己有。

這種想要而得不到的感覺,讓元簫心癢難耐,從前被囚禁的恨意早已消散。

或者說,這些恨意全都轉移到慕北宸身上,而對於白安心,他心裡從來隻有占有!

“簫兒,你可真糊塗啊,南龍驍的女人又豈是你所能招惹的?”

王後不明所以然,聽到這層身份,激動得從沙發上跳起來。

元簫見狀,冷冷輕嗤一聲,“母後請聽我解釋!”

說完,他來到了王後的身後,按著她重新坐下來,隨後為她捏著肩膀,仔細的為她分析局勢。

聽到最後,王後半信半疑的問,“你確定你對她並無二心,就為了引南龍驍出現?”

元簫是個直脾氣的,搖了搖頭道,“不,我想要得到她!”

“你真是瘋了!”

王後甩開了他的手,怒斥道,“縱然南龍驍死了,可她是南龍驍的女人,必然也會對你懷恨在心,等她找到機會,也會為南龍驍報仇。”

“所以簫兒,這女人留不得!”

元簫自然知道白安心的脾氣,加上她和南龍驍感情深厚,不會主動乖乖順從。

可他早有打算。

人已經在他元國,何況王宮還有幾個調香高手,想要讓白安心乖乖順從還不容易?

他笑了笑,“母後,到時候就需要你的調香師幫忙了,用香氛催眠她的心智,到時候她忘了南龍驍,滿心眼全是我的影子,自然就會乖乖投懷送抱了!”

王後聽言,眉心狠狠蹙緊。

她看到雲簫眼底的佔有慾,心裡忽感不安。

都說女色誤事,她真心擔憂元簫會錯失這麼好的機會!

看來,她得趕在事情一發不可收拾前,找個時機會會白安心。

“我相信王後請來的這幾位調香師,一定能助我得到想要的,彆忘了,當年這幾個調香師曾為黑龍組工作過,聽說還催眠過暗網一個大人物,讓他成為一具傀儡任由黑龍組操控。”

“既然他們連暗網的人都能控製,那白安心自然不在話下了。”

王後道,“但你彆忘了,黑龍組還在追殺這幾個調香師,如果暴露了她們在元國的行蹤,我們元國也會遭此大難,加上我們元國的複興,需要這幾位高人相助,你這麼做實在太冒險了!”

元簫卻很有把握的說,“母後彆擔心,一切計劃,等到南龍驍來了在實施,畢竟南龍驍是暗網的龍頭老大,如果將他的人頭賣給黑龍組,我們要保護幾個調香師還不難麼?”

元簫並未考慮那麼多,他隻知道南龍驍是國際上眾多組織要截殺的對象。

隻要掛上南龍驍的名字,任何生意都能任他操控!

但王後卻顧忌太多,覺得這麼做太冒險了。

“這件事必須從長計議,容我再好好想想!”

兩人談話間,外麵突然傳來了一道陰測測的女音。

“王後,我有事和你商量!”

元簫聽到此人的聲音,登時瞳孔變得幽暗無比。

王後知道他心中不滿,便示意他退下。

元簫點頭,轉身前去開門,卻與門口的女人撞在一起。

“王子!”

女人恭敬的喊了一聲。

元簫卻冷冷的凝睇著她,眼底儘是無情的殺意!

而女人臉上無懼,同樣冒著幽幽冷光!

……

這邊。

慕北宸乘坐的直升飛機也抵達元國。

他們直接落腳在距離王宮不遠的酒店,隨時能出動去深入瞭解王宮的情況。

一入住進去,米洛便迫不及待去打聽訊息,而雲項城留下來為慕北宸療傷。

雖說慕北宸體質與常人不同,但這次受傷嚴重,不及時得到調理的話,不僅會留下後遺症,還會影響到他的聽力。

“你耳膜受損嚴重,我的鍼灸術不及安心精湛,隻能暫時緩解惡化下去,如果你不好好休息的話,後期的警覺性也會變差。”

慕北宸自然明白自己的情況,可他現在全是安心的安危,根本顧及不了那麼多。

“催下米洛!”

冇有正麵迴應雲項城的話,他冷冷發催促雲項城。

冇辦法,雲項城隻能打給了米洛。

隻是剛撥出去,鈴聲在外麵響起,隨後房門就被敲響了。

“宸少,是我!”

雲項城趕緊掛了手機,前去開門。

米洛風風火火的跑進來,說,“已經調查清楚了,安心確實被帶進了元國王宮。”

“剛我企圖混入進去,發現王宮的防禦太嚴密,加上有黑衣侍衛防守,冇有令牌是無法進去的!”

慕北宸眯了眯眸子。

雖然冇去元國涉足過,不過他卻有所耳聞元國人的警惕。

王宮四周圍都設下了陷阱,而且除了守衛之外,還有骷髏軍隊來回巡邏。

確實以米洛的身手,很難混入王宮。

“我會讓影混入進去打聽情況,先和心兒會麵後再說!”

慕北宸雖然急於救人,但還冇魯莽到不計後果的地步!

安心之所以願意隨元簫回元國,必然也有她自己的打算。

恐怕她現在也在想辦法將裡麵的情況傳遞出來,而這時候他更需要冷靜處理這事。

“我也一起進去!”

米洛提出了要求。

雲項城卻想都不想的拒絕,“不可,元國內部我們不瞭解,你進去風險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