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公叫沐刻羽,傅謹鳴的小說是《大佬夫婦又瘋又絕》,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琳團團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

“什麼!”李茂一愣。

“小羽!閉嘴!”李謙良喊道。

剛從被打的劇痛中回神,便聽到瞭如此意外的一句話,李謙良嚇得差點心臟驟停!

她怎麼會知道這個秘密!

無視李謙良阻止的眼神,沐刻羽說道:“李族長,我知道,因為李謙良是你們村裡唯一的大學生,你一直頗為照顧李家母子。”

“但是你肯定不知道,當年,為了得到學校唯一的保送資格,正是李謙良設計讓自己的高中同學,也就是你的兒子,從高樓墜下摔斷了雙腿,落下了終身殘疾!”

在場所有人都被沐刻羽的話驚呆了!

李茂看向李謙良,咬牙問道:“她說的是不是真的?”

李謙良被嚇得一激靈,連忙否認:“不是!”

“哦?”沐刻羽冷笑:“你敢在李家祖宗的牌位前發誓嗎?”

“我……”李謙良猶豫了。

從小耳濡目染,他對李家祖先有著很深的畏懼,一時間真不敢在祖先牌位前說謊。

見狀,李茂哪裡還能不明白真相。

想到殘廢的兒子,李茂氣得發瘋!大叫一聲,就朝李謙良撲了過去!

李家人頓時亂作一團,有拉架的,也有幫著逼問的!

混亂中,王萍香被推倒在地,被踩了好幾腳,發出慘叫!

冷眼看著這些,沐刻羽立刻轉身,拉著母親離開了是非之地。

一輛卡宴停在路邊,管家付叔看到沐刻羽出來,顫聲道:“大小姐!”

“付叔。”沐刻羽衝他笑了一下,說:“你派人去我租的那個地下室,把裡麵所有東西都扔出來,把鎖換了。”

付叔一愣。

為了李謙良,沐刻羽不惜和父母決裂,離家出走,與李家母子一起住在地下室。

現在她這意思是?

“我把李謙良甩了。”沐刻羽笑了一下:“開心吧,付叔。”

付叔眼睛一亮:“我立刻派人去!”

坐進車裡,文寒煙忍不住開口:“女兒,你是真的下定決心和李謙良分手了嗎?”

“千真萬確。”沐刻羽拿出掛在脖子上的玉墜,說:“我向爺爺發誓。”

聞言,文寒煙徹底放下心,拿出手機:“我要趕快告訴你爸一聲,他這段日子總是唉聲歎氣的。”

看著母親開心的模樣,沐刻羽笑笑,冇有說話。

她知道,父親如此困擾。

除了自己的事,還有沐家瀕臨破產的原因。

沐家是書香世家,她爸沐遠恒更是個典型的讀書人,不善經商,雖祖上留下豐厚的家產,但傳到他們這一代,已經不剩什麼了。

所以前世,父親才提了讓她和傅家聯姻的事。

可笑,她誤會父親“賣女求榮”,一氣之下,親自跑去退婚!

得罪了傅氏財團,反而,加速了沐家破產。

父母死後,她才得知這些隱情,真是悔不當初。

回到彆墅,沐遠恒已經等在門口了。

父女倆上一次見麵,是沐刻羽奪門而去,喊著再也不回這個家了。

想到這,沐刻羽心中百感交集,良久,輕聲喊了一句:“爸……我回來了。”

沐遠恒紅著眼眶,上前抱住了女兒。

一家人和和美美地吃了頓團圓飯。

飯後,沐刻羽勸疲倦的文寒煙先去休息,轉頭和父親聊了起來。

“爸,你彆瞞我了,公司出問題了吧?”沐刻羽說:“或者說,是整個沐家的財產狀況都不容樂觀。”

麵對女兒的詢問,沐遠恒長長的歎了口氣,神色間說不出的愁苦。

見狀,沐刻羽低頭思索了片刻,下了決定:“我明天去傅家。”

“你去那乾什麼?”沐遠恒詫異。

“道歉,還有恢複婚約。”沐刻羽神色堅定地說:“我要嫁給傅謹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