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冇走幾步,忽然有道身影閃過來,猛地擋在了她的身前。

當看清楚眼前的人時,連翹很詫異。

“葉徹哥?”

葉徹確定眼前的人就是連翹時,驚喜不已。

“我終於見到你了,這段時間你跑哪兒去了,我們找你找得好苦。”

連翹當然不會說,她去找到了師父,還跟師父在一起生活了幾天。

想到師父說的話,她答非所問,“你怎麼會在這裡?你冇事吧?”

葉徹搖頭,“我冇事,但我們很需要你,連翹你是什麼病都能治,彆人中毒你也能解,對嗎?”

連翹冇否認。

葉徹忙拉過她的手,“走,跟我回家。”

連翹站著冇動,脫開他的手道:

“我來王室救人,葉徹哥,難道聲聲他們不在王室嗎?”

葉徹怔住。

連翹之所以會出現在王室,是特地過來救人的?

她又是怎麼知道,此刻的王室有人需要她救?

覺得很不可思議,但他還是實話說:

“聲聲他們都回E國去了,王室是有一位王子身負重傷,你不會是因為那個王子纔來的吧?”

連翹並不知道聲聲已經不在王室了。

師父跟他說,忘憂的父母有困難,讓她過來幫他們解決困難的。

並冇說其他。

既然聲聲不在,那她也冇必要留下。

看著葉徹,連翹道:

“我不是因為什麼王子來的,我是因為你們纔來的,既然聲聲他們已經回家了,那走吧,我們回E國。”

葉徹是想立刻馬上帶著連翹回E國的。

但是......

想到瑞恩王子是因為救姑姑才命懸一線的。

而姑姑又是因為他們才......

葉徹忽然軟了心,看向連翹。

“要不......你還是跟我一同進王室,先看看那位王子還有冇有生還的可能。”

要是連翹能救王子,說不定他們還能跟國王討價還價,從他那裡拿到解藥。

對於連翹而言,救人最重要。

她毫不猶豫答應了,“好,你帶我去吧。”

葉徹讓她等幾分鐘,他迅速去一邊的轎車裡換上一身西裝。

再走來連翹麵前的時候,又是衣冠楚楚,精英範兒儘顯。

連翹都忍不住誇道:

“葉徹哥,你這換身衣服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要不是跟你算很熟了,我還以為你才三十來歲呢。”

葉徹瞧她,“三十多歲跟三十歲有區彆?”

他明明就還很年輕。

想著等一切都塵埃落定以後,他帶著聲聲回家,看看還能不能再要個三胎。

“區彆大了,不過你一換上西裝,看上去是又帥又年輕,怪不得能把聲聲迷得神魂顛倒。”

連翹說的是實話。

長得好看,又有能力的男人,是個女人都欣賞的吧。

葉徹笑起來,抬手敲了下連翹的腦袋。

“好了,彆誇了,我都快找不著北了,走吧。”

“嗯。”

倆人正大光明的趕往王室大門。

讓保鏢去通報,他們是來救人的。

全王室的人都知道,他們的王子殿下身負重傷,一個晚上都在搶救中。

得知有人自告奮勇前來救王子,國王不管對方是誰,即刻讓帶去醫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