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北忱奔跑的速度極快,像是一頭爆發力驚人的獵豹。

不過幾分鐘。

他已經一口氣跑回了韓喬的身邊。

與此同時,幾架直升機也飛到了上空,一直在上空盤旋。

“喬,喬喬!”

韓喬也聽見了直升機的聲音,原本正不知所措,像一隻驚弓之鳥。

現在看到夜北忱回來後,她的心立時一安,蹌踉的站立起身,帶著哭腔喊了一句,“夜北忱......”

而後,蹌踉又虛弱的向他身邊跑去。

看著她驚慌不安的樣子,夜北忱心中泛起一絲痠痛,衝前兩步,緊緊將她接到懷裡,“不怕,不怕!”

夜北忱安撫著她,眼神凶狠地望向天空。

如果不使用槍械和高科技武器。來再多的人,都休想控製得住他。

他會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

“嗡嗡嗡。”

幾輛直升機一直在上空盤旋,卻始終不敢迫降。

直升機上。

羅恩教授拿著望遠鏡,在不斷觀察地麵。

副手凱撒忍不住問了一句,“羅倫教授,現在是不是降落?”

羅恩教授搖了搖頭,一臉凝肅的說:“807現在攻擊性太強,如果不用火力攻擊,我們根本控製不住他。”

“是啊!他的情緒太暴躁,連電子晶片都不能完全控製住他......”

羅恩教授聽了,還是忍不住恨罵一聲,“邁瑞思這個愚蠢的蠢貨,都是他乾的好事!他要為整件事負責,如果807出了問題,這筆賬都要算在他頭上。”

如果不是邁瑞思自作主張,在807的腦子裡,又注入了一個電子晶片。也就不會導致兩個電子晶片互相乾擾,冇辦法完全的控製他的大腦。

但現在說什麼都遲了。

“羅恩教授,吧我們現在怎麼辦?”

羅恩教授拿著望遠鏡,向地麵上觀察了幾分鐘。

地麵上。

夜北忱緊緊護著韓喬,眼神凶狠又警惕地望著天上的直升機。看樣子,如果激怒他,很有可能抱著大家同歸於儘。

“現在太危險,不能降落。”

“那怎麼辦?既不能用熱武器,普通的麻醉藥又對他不起作用。”

“......”羅恩教授眼神皺了皺,用望遠鏡仔細的觀察著韓喬。

可以看得出,807非常非常在意這個女人。就連意識混亂,都不忘保護她,足見她的重要性。

“先遠離這裡,想一個萬全的辦法。”

“807身邊的那個女人,應該可以利用。”

“女人?”副手凱撒也接過望遠鏡,向地麵上觀察一下。

“是啊!807的所有反常情緒和攻擊行為,大概都源自這個女人。”

“羅恩教授,我忽然有個好主意。”

“什麼主意?”

“我們現在先暫時撤退,等807放鬆警惕。然後想辦法將他調開,先抓住那個女人。”

“隻要把那個女的抓到手,將她當做誘餌帶回實驗室。807肯定乖乖的自投羅網,會主動跟我們回實驗室。”

羅恩教授聽了,臉上露出一抹讚同的笑,“跟我想的一樣。”

隨後,羅恩教授通過無線傳呼機,通知其它幾架直升機,“計劃有變,先撤,暫時不要驚動目標。”

“收到!收到!”

嗡嗡嗡!

幾架直升機,又在上空盤旋一週,不動聲色的開走了。

地麵上。

韓喬和夜北忱緊緊擁抱,緊張不安的看著直升機飛走了。

“他們怎麼走了?”韓喬有點不敢置信。

夜北忱也鬆了一口氣,一字一頓的看著她,“不怕,我會保護你!”

韓喬聽了,心裡又感動又心酸,看著他猙獰又狼狽的樣子,她還是控製不住掉眼淚。

“老公,我們不能再留在這裡。我們要趕緊回家,要儘快去和阿年他們彙合。”

“......”夜北忱眉頭一皺。

韓喬早就跟他心靈相通,知道他在害怕什,用手溫柔的扶著他的臉,“老公,不用擔心。我是帶你回家,不是去那個恐怖的實驗室。”

夜北忱呆呆的看著她絕美又心疼的神情。看了許久,還是對她露出一抹信任的笑。

“嗯!”

“太好了,我們趕快離開這裡。”

夜北忱重重的點了點頭,又將她緊緊圈在懷裡。

韓喬又觀察了一下太陽和方向。

這裡已經是無人區的中間地帶。

整個無人區,總占地麵積達上千平方公裡。開車都要一天一夜才能到達中心地帶,如果用腳走,不知道要走到猴年馬月。

不過。

不管怎麼樣,都不能留在這裡坐以待斃。

“我們現在就走,到路上再想辦法!”

“好。”

“啊呃~”韓喬一瘸一拐,她的鞋子跑丟了一隻。

現在隻穿了一隻鞋子,加上昨天腳上都已經被凍裂了,根本走不了路。

她又生著病,虛弱到了極點,更加不可能走的出去。

“......我揹你。”夜北忱深沉的看著韓喬。

“不行,太遠了。”

夜北忱衝她笑了笑,露出一口潔白整齊的牙,“多遠都背。”

說這話,夜北忱彎下腰,示意她爬到他背上。

他的背很寬,像是一座小山一樣。

韓喬猶豫了一下,但還是乖乖的趴在他的背上。現在隻能這樣了,能走多遠是多遠,總好過好在這裡等死。

夜北忱忽然又想起什麼,叫韓喬又放下來。將自己的外套脫了,溫柔貼心的披在她肩上。

做完這些,他才重新彎下腰,示意她爬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