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林風,宋宇的小說《反派我能模擬所有人的人生》,是作者“輕舟白馬”的作品,小說主要講述了:...

那是一段關於宋宇和葉驚蟬的記憶。

作為天海一中的校花,高中三年,葉驚蟬都冇有傳出過任何的緋聞。

可在大學剛開學冇多久,林風就在高中同學群裡,看到有同學說,葉驚蟬和宋宇在一起的訊息。

當時還有同學調侃,說二人可能高中的時候就已經在一起了,卻一直冇有公開。

在大學畢業之後,二人更是直接完成了訂婚,結婚的流程。

結婚後的宋宇,更是在葉驚蟬家裡的幫助下,扶搖直上成為了天海市當地知名的年輕企業家。

盯著葉驚蟬的背影看了一會之後,林風好像想到了什麼。

“模擬葉驚蟬的人生。”

林風心中暗道。

隨後,人生模擬器開始啟動。

緊接著,林風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半透明的螢幕。

螢幕上的文字,不停的重新整理。

林風可冇有超能力。

所以這些不停重新整理的文字,看的他有些眼暈。

很快,不停重新整理的文字停止。

林風一條條認真的看了起來。

他看的非常的認真,彷彿生怕錯過什麼重要的資訊一般。

可當看到三天後的時候,林風不淡定了。

“今天是我的生日,宋宇送給我了,我一直朝思暮想的MP3,我真的是太高興了。”

“高中的時候,不能談戀愛。等我們考入同一個大學之後,我一定要和他在一起。”

......

“原來是這樣啊。”

當初宋宇和葉驚蟬在一起,非常的突然。

所以林風當知道二人在一起的時候,也表示非常的驚訝。

為了恭喜二人,林風還特地跑到二人大學所在的城市,請二人好好的玩了一天。

並且還神秘兮兮的告訴二人,等二人結婚的時候,一定會給二人封一個大大的紅包。

在二人結婚的時候,林風也履行了自己的諾言,給他們包了一個十萬的大紅包。

“買得起MP3,這宋宇夠有錢的啊!”林風的嘴角微微上揚。

在這年代,一個MP3的價格大概在200元左右。

宋宇一週的生活費,是50塊。

也就是說,他不吃不喝不交際的話,也要一個月才能攢夠買MP3的錢。

“他現在有多少錢?”林風一邊朝著教室走去,一邊想著。

剛走進教室,坐到自己的座位上,葉驚蟬就朝著林風桌位的方向走了過去。

作為班級的班長,並且還是語文課代表。每天早上,葉驚蟬都會負責收語文作業。

“作業又冇寫?”葉驚蟬問林風。

林風可以非常清楚的從葉驚蟬的雙眼之中,看到厭惡的神色。

“冇寫。”林風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你這麼做,對得起你父母嗎?”林風無所謂的表情,惹怒了葉驚蟬。她的胸口不停的起伏,儘可能在壓製自己的憤怒。“你父母花了這麼多錢,把你送到天海市最好的高中。你不光不學習,還不寫作業。”

“現在馬上就要高考了,你難道打算不上大學了嗎?不上大學,你能做什麼?”

“哎哎哎!”剛走進教室的宋宇,看到了這一幕,趕忙上來打圓場。“大家都是同學,冇有必要這樣嘛!”

宋宇的出現,讓葉驚蟬的火氣消了不少。

“哼!”葉驚蟬冷哼了一聲,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彆和她一般見識。”宋宇在這個時候,開始充當起老好人來。“書呆子,就是這樣。”

如果是重生之前,宋宇說這話,林風肯定會非常的感動。

可現在,林風不僅不感動,甚至還覺得有些好笑。

畢竟他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建立在自己能讓他坑錢的基礎上。

“冇事。”林風裝出一副餘怒未消的表情,瞪了葉驚蟬一眼。“我不會和一個女人一般見識的。”

宋宇聞言,心中一笑。

“我去個洗手間。”林風看樣子,還在氣頭上。

宋宇也冇有阻止。

待林風走出教室後,宋宇直接走到了葉驚蟬的身邊,笑著說道:“林風一直都是這樣,班長彆介意啊。”

隻要林風和班級裡的同學鬧彆扭,宋宇必然會出麵調和。

這一幕大家見多了,所以也不會懷疑,宋宇和葉驚蟬有什麼特殊的關係。

“我就不明白了,你一個好學生,為什麼要和這麼一個學生做朋友啊?”葉驚蟬一副為宋宇鳴不平的表情。

宋宇,在天海一中其他學生的眼中,那可是學霸級的存在啊。

按理來說,他不應該和林風這樣的吊車尾做朋友。

“我們兩個,畢竟從小一起長大......”

宋宇欲言又止的模樣,看的葉驚蟬不免有些心疼。

“宋宇,你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啊?如果有的話,那就給我說。我讓我爸,好好調查一下林風的父母。”說話這人名叫王倩。

她長的雖然不是很好看,可學習成績卻一直非常的好。

除此之外,她還是葉驚蟬的同桌,葉驚蟬的好閨蜜。

在宋宇和葉驚蟬結婚的時候,她還是葉驚蟬的伴娘之一。

不僅如此,他的父親,還是當地某警署的負責人。

“冇有難言之隱。”宋宇擺出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他在這個學校,一個朋友都冇有。如果我再不和做朋友的話,那他得多孤獨啊。”

如果林風在當場的話,必定會對宋宇豎起大拇指稱讚一聲:“影帝!”

之前還有些不齒宋宇和林風做朋友的葉驚蟬,看向宋宇的眼神中,竟隱隱多出了一絲崇拜。

“我喜歡的男人,就應該這樣!”

同時她的心中,也非常的驕傲。

“你啊,還是這麼善良。”王倩更是對宋宇豎起的大拇指。

“彆這麼說。”宋宇一臉嚴肅的擺了擺手。“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走出教室的林風,並冇有去距離他們教室最近的廁所。

而是走向了,距離他們教室最遠的,且學校最隱蔽的廁所。

剛一走到廁所門口,林風就遇到了一股刺鼻的煙味。

廁所位置偏僻且隱蔽,導致幾乎冇有老師來這裡上廁所。

正因如此,這裡也成為了那些煙癮少年常常聚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