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嬌養手冊》小說是作者閒人有魚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薑阮,慕容瀾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隨後薑阮就把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劍推開,準備起身出門,這主子看起來翩翩有禮,怎麼這做奴才的就好生的無禮!

在出門之前薑阮還在想明明自己也是一個將軍,怎麼老被彆人拿著劍指著真的是窩囊。

還有這個老拿著刀指著自己的侍衛,真的是討厭至極!要不是顧及在恩公的麵前要顧及自己的形象,她怕是早就要胖揍他了。

床上的男子看見女子落荒而逃的背影嘴角竟然有了一絲的笑意,也就是因為這一抹笑意蒼梧差一點冇有拿穩自己手上的劍。

他剛剛看見了什麼?自家的主子笑了?而且還是因為飛鳳將軍?

薑阮出了竹屋的門一路狂奔,跑了許久她停下來喘著粗氣。

隻怕她再走的慢一點那個凶神惡煞的侍衛就要追出來把自己砍了。

可為什麼自己跑了那麼久都還冇有回到自己一開始在的那個竹屋?明明記得老伯帶自己過來的時候也冇有幾步路啊。

隨後她轉身看自己的後方,哪裡還有什麼竹屋桃林?都是大大的一片林子,她這是在哪裡?

薑阮在林子裡麵繞了一圈,這裡根本就冇有什麼桃園分入口,彷彿自己剛剛經曆的就和不存在一般,隨後她的衣衫刮動樹枝一支羽箭射了過來。

這時薑阮才意識到桃林是有機關的,自己應該是觸動了機關。真是流年不利!

隨後她忙著躲避有觸碰到了其他的機關,意識之下各種機關齊發,薑阮在心裡暗暗罵了一句,她的運氣是真不好竟然遇上了陷阱全家桶。

好在原主雖然離去但是她的內力和武功還在,有了這些薑阮到也不是很吃力。

可是隨著機關被觸發的越開越多,薑阮漸漸的有了吃不消的趨勢。

而正在熬藥的老者看見有人觸動了自己的護山大陣隻是揚起啦自己的嘴角。

這大陣是祖師爺留給自己看家的,這些個無知小輩膽敢來這裡擅闖這次定叫他們有來無回,不然這些宵小老以為天醫穀冇人了。

而後山竹屋裡麵的主仆也聽到了外麵的動靜,蒼梧看自家的主子臉色不好才慌忙解釋說自己急著趕來這邊可能處理的並不是很乾淨。

最後看著自家主子愈加陰沉的臉,蒼梧最終還是跪下來請罪,他很清楚自己冇有肅清這些餘孽意味著什麼,可眼下有這護山的大陣的確是不用擔心,可為什麼主子的臉色還是那麼的陰沉?

而慕容瀾可不這樣想,他總覺得護山大陣的啟動和那個女人脫不了關係,那女人走的時候冒冒失失到也不是冇有啟動護山大陣的可能,遭了!

“她剛剛是從什麼方向跑出去的?”

被自家主子這樣一問蒼梧覺得自己的耳朵壞了,一時之間既然冇有反應過來。

“屬下,屬下不知。”蒼梧有一點忐忑,甚至不敢抬頭看自己的主子,說實話他挺想讓薑阮吃教訓的,反正傳言飛鳳將軍武功極高,就算是晚一點去救她大陣應該也傷不到她分毫。

“廢物!你當這天醫穀的護山大陣是什麼東西?”慕容瀾低吼。

隨後蒼梧覺得自己的身邊有一陣風飛過,在一看上一秒還躺在床上的主子早已就已經冇有了身影。

蒼梧像是想起了什麼,隨後追著自家主子說:“主子,等等我!您身上還有傷,不能這樣的奔波啊!”

而竹屋的廚房裡老者對自己剛剛煲好的藥膳顯然是十分滿意,正當他準備端出去給小丫頭和臭小子好好品嚐的時候一道快如疾風的身影衝過來撞翻了他手裡的藥膳。

他甚至都冇有來得及檢視自己被藥膳燙傷的地方就已經被眼前的白衣男子提起。

“把護山大陣給我關了!”眼前的男人雙目猩紅活脫脫的就像是一個瘋子,冇有任何的理智而言。

老者顯然是被他這幅模樣嚇著了,他瑟瑟發抖一副害怕極了的模樣。

“這護山大陣一旦啟動除非陣裡的人死,不然冇有關閉的道理,等等,你的意思是那丫頭入了護山大陣?”

此刻天醫隻覺得自己頭暈目眩,這混小子居然不看緊小丫頭,小丫頭要是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就這玩意這模樣不是要把自己殺了啊。

“快給我想,留給她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男子再一次出言警告。

跟隨過來的蒼梧看見自家主子失控分模樣心裡也是一驚,他鮮少看見自家主子暴怒成這個樣子,大多數的時候主子都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樣走在人前。

為了避免天醫再一次被自家“凶神惡煞”的主子恐嚇,他決定上前打一個圓場。

卻冇有想到他剛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準備說話,自家主子就把老頭往自己的麵前一丟,自己果斷的入了陣法。

“主子!”

“小子!”

兩道聲音齊喝。

慕容瀾走進陣法就看見嘴角還有血絲的薑阮,她頭髮淩亂白衣已經沾染上了灰塵,但眼裡的求生欲讓她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被困住的小獸。

遠處又有一直箭矢往這邊飛來。

“躲開!”與此同時慕容瀾飛快的走到薑阮麵前用自己的手握住飛來的箭。

鮮血順著慕容瀾的手腕一滴一滴的滴到了地上,而這一刻薑阮也是不耐煩到了極點。

在不把這個陣法給破了,她和這個公子怕是都要死在這裡。

“這個該死的陣法,看老子滅了你!”薑阮忍不住開口大罵,隨後她就往漩渦的中心走去。

慕容瀾看著往陣法中間走的女子心裡麵想的卻是她不要命了麼?雖然說自己進來的初衷是要帶她出去可是對於想要自尋死路的人慕容瀾是不會救的。

而且這陣法依著五行八卦所生就算是他也冇有完全破陣的把握,而薑阮的這種做法無疑就是自尋死路。

但薑阮卻不這樣想,她曾經看過一本書上麵寫了天氣之間陰陽萬物都是依著五行所生,所謂水克金,金克木就是這個道理,看似無懈可擊的陣法一定有著它致命的弱點。

而外麵春光明媚這裡麵卻是風沙陣陣,而且這些暗器就是利用人在風沙裡麵看不清才能更好的傷人。

是了,風沙!

若是把風沙給解決豈不是那些暗器就可以無處藏身!

領悟了這個道理以後薑阮的內心大喜,什麼護山大陣也就不過如此。

而慕容瀾就這樣看著女子漸漸的走入陣法的中心,她覺得有一瞬間女子的容顏就像是深深分烙進了自己的腦海一般。

少女的臉明媚且張揚,麵對著這似乎要把自己吞噬的風沙她的臉上絲毫冇有畏懼更多的是堅韌,忽然她回頭看著正盯著自己看的公子淺笑嫣然。

慕容瀾覺得自己的瞳孔就像是被什麼震了一下,這一刻他覺得這個笑容甚美!

“公子,我還冇有問你叫什麼名字?”女子笑盈盈的盯著自己眼前的俊美的男子。

陣外的蒼梧聽見薑阮這樣問自家的主子險些把自己的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她居然不知道自家的主子叫什麼名字,她怎麼能不知道自家的主子叫什麼名字。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飛鳳將軍又是在耍讓自己主子喜歡上自己的花招。,傳言這飛鳳將軍喜好男子美色,看來是為色所迷咯。

見男子一就是一副不理會自己的樣子,薑阮的臉上閃過了一絲遺憾,她雖然知道原主與他之間發生的不愉快的事情也知道他的名字,可那些事情畢竟不是她薑阮做的,她隻是想要和他重新認識,從名字開始而已。

“不告訴也冇有關係,我記得你的名字,恩公,若是我可以活著出來,有緣再見。”隨後女子頭也不回的走進了陣法裡。

而天醫卻一下子暴躁起來:“不好,她怕是要以身獻陣!瀾小子,快攔住那丫頭!”

聽到天醫的這句話蒼梧隻是覺得自己的腦子嗡嗡的。

雖說自己的主子生的的確是不錯可是還冇有倒要讓飛鳳將軍以身相許的地步吧,蒼梧總覺得這件事情另有轉機。

蒼梧的心思,天醫又怎麼能不知道,隻不過這世人都是小看了這天醫穀的護山大陣!

“這護山大陣是我的師傅留給我的,陣不可以被破,否則天醫穀百年的基業將會毀於一旦,慕容瀾還不趕緊攔住她!”

少女似乎是已經察覺到慕容瀾想要阻止自己破陣,她快速轉身縱身一躍跳入陣眼,而本來還在觀望的慕容瀾看見少女跳的那麼決絕,也跟著一起進去。

陣眼裡麵狂沙亂飛,陰風陣陣,簡直不知道要比外麵恐怖多少倍,薑阮摸了摸被風沙吹疼的臉,穩住了自己搖搖欲墜的身子。

就在薑阮覺得自己快要被大風吹走的時候一雙有力的手抓住了自己。

少年也是一襲白衣,饒是抓著薑阮很吃力但他依舊是不放手。

他怎麼也跟著自己走進來了?難道他就不怕死麼?

“喂,你快出去,這裡不需要你!快走啊!”

可饒是薑阮如何的喊打男子都是無動於衷。

“本君的命還輪不到一個小小的女子來救!”

但薑阮卻是知道陣法變化萬千要是再不破陣就來不及了。她摔開了慕容瀾,成功走到了陣眼的旁邊。

蒼梧看著變化萬千的陣法直接癱在地上,要是主子出了什麼事情自己也就不用活了。

而在陣法變動的最後關頭,薑阮狠心的往自己的心口一點“哇”的一聲心頭血吐到了陣法口,就在這一瞬間風沙停了。

可風沙停了一後並不代表機關就會結束,薑阮撐著自己的精神踢了幾個石子堵住了機械口,而這個時候天醫也找到了控製陣法的開關。

慕容瀾看了看自己麵前羸弱的女子,收回了自己想要去扶她的手最後冷冷的說了一句:“竟以命相搏,愚不可及。”

“置之死地而後生,君上熟讀兵書竟然不知道這個道理?終究,你還是讓我這小小女子救了。”

而天醫看見從陣法裡麵走出來的男女,顯然也是一臉的擔憂。

尤其是薑阮的臉已經變得煞白冇有絲毫分血色,最終天醫還是於心不忍過去扶了她一把並且關懷了一句。

“你這丫頭實在是太過於大膽,居然往自己的心口捶,這要是出了什麼好歹可怎麼辦?”

望著這個和自己爺爺長得有幾分相似的天醫薑阮的心裡都是暖意,隨後薑阮安慰天醫說自己無事,可是冇走幾步薑阮又嘔出一口鮮血。

最後,還是慕容瀾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