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5d4190aa090b71e701cdd388a8c15a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京城、慶壽寺。

作為京城最為出名的寺廟之一,平日裡自然香火鼎盛,不少達官顯貴過來上香祈福。而在今日,一隊錦衣衛的到來,讓寺廟方丈宣佈寺廟有貴人前來,讚不接待香客。

看到錦衣衛,不少香客已經打了退堂鼓。

錦衣衛被達官顯貴視為屠夫,若是這些人上門,不是抄家,就是滅族。他們巴不得這輩子都看不到錦衣衛,更彆說在這個時候主動向前湊。

那些普通人就更彆說了,各種慶典都會有顯貴來這裡上香,這寺廟也會時不時的封禁一二個時辰,像今天這樣有錦衣衛開路,並且封禁一天的,卻是少見。

巍峨高聳的佛像,金身覆蓋,威耀十方。

低垂的雙眉,不知是代表的慈悲,還是代表著對人間的冷漠。

江玉燕就這樣站在佛像麵前,看著這座不知多少人蔘拜的佛像,“世人學佛,向佛,禮佛,不知這佛可知曉世人心意。”

“眾生所求,與佛何乾!”

悅耳的女聲門外傳來,緊接著這人道:“民女拜見娘娘。”

江玉燕頭也不回,“民女,什麼時候魔教也成朝廷治下之民了,若是,又為何不敢大舉進入中原?”

聖女道:“魔教也好,正道也罷,不過是思想覺悟鬥爭而已。勝者為正,敗者為魔。若是我聖教勝利,今天來求娘孃的就是這些所謂的正派人士。”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朝廷能接納西域人,色目人、蒙古人,又為何不能接納我們聖教眾人呢!”

說話間,聖女已經走到了江玉燕的側後方,與她隻差一步的距離。

而這,可以說的上是冒犯。

江玉燕轉身,看到聖女那仿若天人一般,雌雄莫辨,英氣中帶著魅惑,俊俏中帶著陰柔的俏臉,也不禁為之一愣。

誠然她江玉燕如今的美貌冠絕天下,可這有大部分是依靠後天的提升,僅僅是以先天而論,江玉燕的容貌隻能說是萬裡挑一。

中原之地萬萬黎民,有她原本漂亮的女人,冇有一千也得八百。

聖女不一樣,她長得這幅容貌,後天提升的隻有氣質,更多的是先天造就。是內魅與身,也是美就與骨,均以先天成就最佳。

“好漂亮的美人,若是你進宮服侍陛下,想來會是本宮的勁敵。”

聖女笑道:“娘娘說笑了,後宮之地,是娘孃的地盤,便是給我聖教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去後宮生事。”BIqupai.c0m

雖然冇有提到皇帝,可是聖女眼中的不屑,卻表露她的高傲。

在江湖上攪弄風雲,看那少年英俠拜倒在她的裙襬下,纔是聖女應該做的,在皇宮中與女人爭鬥,聖女不屑為之。

至於往後宮送天女的事情,聖女不提,江玉燕也權當不知。

她在意的隻有聖女一人,隻要聖女不去,其他人進宮,保準活不過三日。

“前段時間你派人送來的秘籍,本宮有所參悟,心有所得。不知你有何求?”江玉燕開口問出聖女來中原的目的。

聖女道:“我為聖教聖女,自然要為聖教大計。如今聖教中人,心心念念便是回返中原,希望娘娘能幫助一二。”

讓魔教回中原,身為朝廷中人,有一千個一萬個藉口。

隻是……

江玉燕搖頭,轉身看向金身大佛,“籌碼不夠。”

一本秘籍,哪怕是魔教的嫡傳心法,對比江玉燕要做的事情,也是不夠的。

江玉燕是貴妃,更是皇帝最寵愛的妃子,她想要武功秘籍,隻要一聲令下,自然會有人送上來。為了這個而引得朝局變動,一本秘籍就想打發她,開什麼玩笑。

聖女抬眼,看向那輝煌的佛像,“娘娘要什麼,隻要我聖教有的,儘可以提。”

江玉燕的笑容多了一絲玩味,“什麼都可以?”

聖女道:“娘娘還是不要獅子大開口的好,我們聖教中人也不是傻子,不可能對娘娘予宇欲求。”

雖然聖教敗落了,那也隻是和整箇中原正派為敵,纔會落得如此。他們想要回中原,隻是在找一個藉口。

聖教不想與中原正派為敵,可中原正派難道就想與聖教為敵,不見得吧!

江玉燕眼神裡閃過一抹可惜,如果可以,她想要把魔教收於麾下,為自己所用。可既然不能這樣做,那她就想辦法收穫最大的利益。

魔教迴歸中原,已經是定居,便是冇有朝廷的命令,魔教也可以與正派交涉,甚至是強行進入中原。

江玉燕道:“那你們能給本宮什麼?”

魔教的武功,與中原正派的武功大相徑行,最擅長的是殺戮與爭鬥,再加上魔教功法修心法門不夠,很容易誕生許多沉迷殺戮的魔頭,而這也是魔教讓人詬病的一點。

聖女道:“我聖教有教主一位,天王四位,長老八位,若是娘娘有意,可為我教天王,不知娘娘意下如何?”

天王?

在教主之下,如果本宮過去,豈不是要聽從教主的命令了。

江玉燕內心一千個不願意。

她現在跟著皇帝,是屬於全國最大的集團組織,如今她更是依靠自己的位置,不斷的謀取私利,為的就是自己翻身當老闆。

你魔教倒好,上來給我一個空頭支票,就想讓我給你出力,想屁吃呢!

“貴教既然冇有誠意,那本宮就不遠送了。”江玉燕內心不屑,怪不得這些人不願意和魔教勾搭,這麼小家子氣,能成什麼大事。

見江玉燕不答應,聖女也不奇怪。

這種破條件,是一個試探,若是江玉燕答應,那就把她徹底的綁在魔教的陣營,榨乾她的每一滴價值。

可既然她不上當,那隻能在提彆的條件了。

“聖教地處西域,那裡資源貧瘠,遠不如中原豐盛,不知道娘娘心儀何物,我聖教願意為娘娘分憂。”

江玉燕開口:“聖教的秘籍以及各種典籍,全部獻出來。”

聖女勃然變色,“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江玉燕也不著急,隻是笑吟吟的看著聖女。

在聖教不想強行進入中原的時候,主動權還是掌握在她手裡。聖女現在的樣子,也不過是偽裝罷了。

“各種武功秘籍,最多隻能給一半,文獻典籍,倒是可以全部拿出來。”聖女說出了底線。

江玉燕微微頷首,表示滿意。

“不錯,另外韃靼和瓦剌常年騷擾我朝邊境,陛下甚是心憂,伱們要拿出五千死士,為國分憂。”

聖女想要吐血。

魔教之所以能和中原正派為敵,而且還能完好無損的儲存組織,便是因為有死士的存在。這些人修煉魔教秘法,三年便可成就先天,雖然壽命不長,卻是一等一的殺戮利器。

她們若是有五千死士,早就大舉進入中原,看看哪家的正派敢首先麵對他們。

“這不可能,最多五百。”

聖女一口砍下了九成,剩下五百人。

就是這五百,也足以讓聖教傷筋動骨了。

“五千不行,最少兩千!”江玉燕再次提價。

聖女擺手,“娘娘,我聖教真的冇有這麼多死士,最多八百。”

江玉燕皺眉,“最少一千,還要加上你們培養死士的辦法,不準留後手。”

一千個死士,再加上培養死士的秘法,這對於魔教來說,可謂是大出血了。

聖女的臉色很難看,她的手也在微微的顫抖,看她那樣子,好像是在考慮要不要動手把江玉燕抓走,用來威脅皇帝。

考慮半天,聖女終於長歎一聲,“可以。”

江玉燕道:“還有……”

“冇有了,再也冇有了!”聖女很冇有禮貌的打斷江玉燕的話,“娘娘,再有的話,我們的合作也不用談了。”

付出這麼大的代價,換來光明正大的進入中原,對於魔教來說,損失已然不小。若是再多,還不如真刀真槍的和中原正派乾一架來的痛快。

“聽我說完!”

原本還想再提個條件的江玉燕,看到聖女這激動的樣子,也知道自己這次條件提的太狠,讓她失了分寸。

“你們可以準備東西,我會提前把事情報告給陛下,待時機成熟,自然會有聖旨降下。而到時候,你們便以西域教派的名義進入中原,就算是彆人知道,你們也不能說是魔教。”

這個計策叫換皮。

魔教不是在中原武林成爛攤子了嗎!

皇帝也不想得罪中原武林,於是他就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昏聵之君,隻是引來一個西域的教派,他也不知道這是魔教的偽裝。

這樣皇帝對中原有交代,而中原武林便是知道皇帝在裝傻,也會配合演出。

誰讓人家是皇帝,中原權利最大的人呢!

“這倒是可以。”見江玉燕冇有再提條件,聖女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至於魔教用彆的名字進入中原,這完全不是問題。

“事情說完了,本宮也該回去了。”

目的達成,江玉燕也懶得和聖女交流感情。有這個時間,她還不如去陪陪皇帝,順便和皇帝打打撲克,看看能不能早日誕下龍子呢!

隨著她的實力提升,懷孕愈發睏難,她隻是想擁有皇子,她有什麼錯。

守在外邊的小太監,見到江玉燕出來,隨即大聲呼喊道:“貴妃擺駕回宮!”

……

“聖女,事情如何了?”

黑衣魅姬見到聖女回來,立刻向前問道。

聖女不爽的看了她一眼,還是說道:“事情完成了,具體的我會以書信的方式呈報給教主。”

言外之意,剩下的你就不要管了。

魅姬雖然不是聰明透頂,可這種話的潛意思,還是能知道的。

“還是聖女厲害,您這隻出手一次,頂我忙碌半年的。”

聖女道:“若是冇有你之前做的謀劃,我也不會如此輕易完成,這裡麵有你們的功勞。”

作為聖女,她的身份在魔教已經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完全冇有必要為了這點功勞和手下人去爭去搶。

便是冇有這些功勞,她依舊是聖女,而魅姬等人有了這個功勞,便可以在魔教抬頭做人,若她們記得聖女的好,自然會慢慢成為聖女的心腹。

聖女如此大度,這些手下一個個興奮的緊。

魔教獎罰分明,她們這次的功勞不小,便是幾個人分,也足以讓她們吃的滿嘴流油了。

“對了,汪直最近怎麼樣?”聖女本想讓她們下去,卻忽然想到了汪直,隨即問道。

魅姬想了一下,道:“根據情報,這汪直獲取了羅摩遺體後,便日夜不休的開始研究,也不知道他有冇有研究出什麼東西。”

汪直好歹也是西廠督公,知道他的行蹤倒是不難,難的是知道他具體在做什麼。

跟在汪直身邊的太監,一個個都是他特意培養的心腹,如果汪直連這些人都掌握不了,也不用掌控西廠了。

“若是我冇有記錯的話,西廠的二號人物,應該是雨化田吧?”

魅姬點頭,“聖女說的不錯,汪直閉關,這西廠的事務都是由雨化田在掌管,不過他身邊也有汪直安插的心腹,一旦雨化田行事不對,便會立刻通知他。”

聖女道:“既然如此,那就更好辦了。魅姬,你去告訴雨化田一個訊息,就說汪直得到了生殘補缺的羅摩遺體,妄圖恢覆成男兒之身。”

魅姬眼前一亮,“聖女是想讓雨化田從汪直手裡把羅摩遺體偷回來,高,實在是高!”

高個屁!

聖女內心吐了臟話,對於魅姬的自作聰明,當真是很無語。

“你什麼也不要多說,什麼也不要多做,隻要把這個訊息傳遞給他,剩下的讓他自己決定,你不要擅作主張,知道嗎!”

為了防止魅姬多嘴壞事,聖女索性給她下了命令。

“尊聖女令!”

魅姬雖然腦子不太聰明,可做事認真,聽話,也是因為這個,聖女纔會選擇讓她去做這件事。

至於雨化田知道這件事的選擇,也很容易就能猜到。

若是雨化田想要成為男人,便會像魅姬說的那樣偷取羅摩遺體,可他想要掌權,成為真正的西廠督公,那隻需要把這件事情上去一報,到時候皇帝自然不會容他。

不管汪直有冇有領悟出羅摩遺體的奧秘,隻要皇帝知道他有心這樣做,那他就得死。

無論如何,皇帝也不會容忍後宮裡出現第二個男人,尤其是汪直這樣掌握權利的太監。

若汪直是男人,他完全可以**後宮,甚至在皇帝走後,繼續寵愛皇帝的妃子,若是嬪妃懷孕,皇帝都不能確定這是自己的孩子,還是汪直的野種。

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混在綜武當捕神更新,第一百九十一章 玉燕與聖女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