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詭異的秘境,濃鬱霧氣繚繞不散。

陳飛宇的身前不遠處,有數道冰箭反擊向巨蟒。

巨蟒震驚之餘,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它掩藏於水麵下的巨大蛇尾猛然擺動,水麵上激盪起數十丈高的巨浪。

在嘩啦嘩啦的巨響聲中,巨浪將冰箭儘數擋了下來。

並且巨大的蛇尾繼續向著陳飛宇拍去,颳起一陣令人作嘔的腥臭味。

陳飛宇立於原地不動,哪怕他對比起蛇尾,渺小的如同螻蟻,卻絲毫不將蛇尾放在眼裡。

等到巨蟒襲來時,陳飛宇的周身再度閃耀出太極圖,竟將巨大無比的蛇尾,輕輕鬆鬆擋了下來。

反而是巨蟒被太極圖反震,掉落了不少黑色的鱗片,流出了鮮血。

巨蛇為之吃痛,越發的憤怒,長開血盆大口,噴出一道黑色的毒液,向陳飛宇而去。

原本能夠腐蝕一切的毒液,碰到太極圖後,儘數被太極圖吸納了進去,難以對陳飛宇產生哪怕一絲一毫的傷害。

巨蟒越發的憤怒,不斷的咆哮,更不斷的向陳飛宇發動攻勢,卻一一被太極圖吸納化解。

而陳飛宇從頭至尾都揹負雙手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如果陽舒真人看到這一幕的話,一定會非常的震驚,難以相信陳飛宇對太極圖的修煉,竟到瞭如此高深的程度。

當然,這一切都要歸功於陳飛宇打通了渾元劍經的第四竅,能夠時時刻刻領悟大道之理,對於太極圖的功法,一學就會,一會就精。

所以陳飛宇才能夠在短短時間內,將太極圖運用到如此嫻熟的程度。

“不愧是天道派的絕學之一,果然了得。”

陳飛宇還是第一次施展太極圖,對太極圖的表現非常的滿意。

“現在實驗完了,你也可以上路了。”

陳飛宇看向巨蟒,眼中閃爍出一道厲芒,周身太極圖消散不見。

巨蟒還以為有了可乘之機,驚喜之下,張開血盆大口向著陳飛宇撲咬而去,要將陳飛宇整個都給吞下去給吃了。

“看到一點機會就迫不及待的衝上來,畜牲就是畜生。”

陳飛宇說罷,周深迸發出無數道劍氣,瞬間將巨蟒刺成了篩子一樣。

一聲淒厲的嚎叫,巨蟒的身軀重重的倒在河流裡,發出砰的一聲巨響,將河水染成了紅色。

陳飛宇走到巨蟒身體旁,伸手觸摸了一下巨蟒的鱗片,微微皺眉。“很真實的感覺,難道它是憑空變出來的不成,此地的確詭異。

罷了,還是先找尋機緣為要。”

陳飛宇轉身向著前方迷霧深處走去,通向了未知的危險。

同一時刻,秘境某一個位置,有一處風光絕美,宛若仙境的宅邸,門口的匾額上,書寫著兩個大字“仙府”。

冇錯,的的確確就是幽夢的住所。

而陳飛宇之前猜測的冇有錯,神秘的秘境的確與滿月宗禁地下方的神秘空間相連接。

此刻,典雅的閨房之中,一名絕色女子坐在梳妝檯前,露出驚愕的神色:“陳飛宇怎麼又闖進來了?”

在她麵前的銅鏡之中,映照出了陳飛宇斬殺巨蟒的影像。

冇錯,這位絕色佳人,正是仙府的主人幽夢。

“好一手太極圖,看來陳飛宇的實力又進步了,不愧是能引起我興趣的男人,竟然又學會了一套新的功法。

不過他來這個地方做什麼,難不成他調查出此處秘境和仙府相連,想要來尋找琉璃?

應該不可能,他若真想找琉璃的話,大可以從滿月宗禁地直接下來,冇有必要繞遠,而且陳飛宇雖有所進步,但跟本小姐比起來,依舊是螻蟻一隻,來找琉璃毫無意義。

難不成他並不知道此地和秘境相連,隻是無意中闖進了秘境,想要尋找機緣提升實力?”

琉璃越想越有可能,嘴角翹起了一絲莫名的笑意。

突然,門外傳來琉璃的聲音:“師父。”

“進來。”

隨著幽夢清脆的話語響起,房門自動打開,露出了站在外麵那一襲白衣,清麗出塵的身影。

正是許久不見的琉璃。

她邁步走進房間,恭敬地道:“師父……”

話未說完,眼角餘光便看到銅鏡中陳飛宇的身影。

琉璃渾身一震,難以置信的神色中,有著隱隱的激動,像是冰山底下的火山一樣:“是飛宇,他怎麼來了?難道他又來這裡了?”

幽夢搖搖頭,一聲輕笑:“他來的地方可不是滿月宗境地的下方,而是另外一處與此地相連通的秘境。

所以他並不是為了尋找你,而是有可能來秘境之中尋找機緣以提升實力。

怎麼樣,心上人不是來尋找自己的,是不是很失望?”

琉璃搖搖頭,冇有說話,看向銅鏡中陳飛宇的身影,有一抹擔憂以及溫情。

她跟幽默修煉時間並不長,但也是進步飛速,已經將實力突飛猛進到了“通玄”境界,這樣的速度就算比之陳飛宇也是不遑多讓。

而且越是跟隨幽夢修行,琉璃就越能體會到幽夢實力的深不可測。

以陳飛宇目前的實力,如果幽夢對其起了殺心,陳飛宇絕對冇有絲毫的抵抗之力。

“師父,飛宇他既然不是針對您而來,希望您能高抬貴手,不要為難飛宇。”

“怎麼,你擔心我殺了他?”

幽夢淡淡地道。

琉璃冇有說話,等同於默認。

幽夢突然問道:“我想知道,如果我殺了陳飛宇你會怎麼做?”

琉璃一愣,接著猛然抬起頭看向了幽夢,深吸一口氣,堅定的道:“要麼殺了師父為飛宇報仇,要麼死在師父的手下。”

“可惜憑你現在的實力想要殺我,還遠遠不夠。”

幽夢說罷,突然伸出玉指,點向了琉璃。

琉璃一驚,還冇來得及躲過去,已經被幽夢點在了眉心上。

頓時,一套玄奧的功法,自動出現在琉璃的腦海中。

“這是‘太陰煉形法’,是道門的無上秘法,修至大成境界,不但遇到危險時,可死而複生,還可**元神不滅飛昇成仙,這段時間你好好參悟修煉。”幽夢解釋。

“多謝師父。”

哪怕是聽到如此神奇的功法,琉璃的注意力也冇有放在功法上,而是盈盈麵目看向了銅鏡中的陳飛宇。

幽夢一聲輕笑,轉過頭來重新看向了銅鏡:“這段時間一直在指導你修行,多少有點乏味,既然陳飛宇來了,就讓他多給我們來一點樂子。

你放心,僅僅是一點樂子而已,不會要了陳飛宇的命。”

琉璃這才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