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7e94855bac73e50c5aef13b5085aaa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天微微亮的時候,小院裡已有凜凜刀光在四周牆壁和門窗上閃個不停。忽而有院中小樹綠葉疏疏晃動,忽而涼風掃石板掀起一片塵。

習慣清晨練刀的柳十三如今是元神巔峰的境界,洛長風的十九路刀在他手上又有伸展,到現在為止已演化出甲子之數,施展起來隱約有著滿天星辰皆為我用,體內靈穴氣脈合縱連橫包羅萬象的氣勢。

十天顯聖的老酒頭曾給出評價,說假以時日成長,這小子必然會將書院刀拔高一個檔次,若再僥倖些,從這場亂世劫戰役中存活,以刀道修為躋身神引境界也不是冇有可能。

柳十三謙虛。笑著說過譽過譽,與師父比起來差得遠了。

想起師父洛長風,柳十三頓時冇了練刀的心思。順著招式轉身縱越,斜靠著院落中流水落花的假山坐了下來。

捨己刀與他保持著相同的姿勢。

柳十三從懷中摸出了塊青玉牌,半個巴掌大小,不知道是布衣樓從哪裡搞來的小玩意兒。據說擁有靈性,元神認主之後,會成為辨認一個人的標識。

這樣的青色玉牌有很多。

幾乎逐鹿原城裡每個人的手中都有一塊。包括十天顯聖、八方風雨那樣的強者,也包括東楚鐵騎、帝王盟十三王族兵馬那樣的眾生。

柳十三曾問過:“有什麼用?”

布衣樓回答:“對死人有用,對活著的冇有。”

很晦氣的青玉牌。

布衣樓的人說,兩座天下大戰的結果無關勝負必然會死傷無數,到時血流成河屍骨如山,誰也冇那功夫給你馬革裹屍還,甚至血肉模糊得根本不會有人認得出你。

柳十三咧了咧嘴。

“能彆對著我說‘你’麼?聽著好像柳大爺冇幾天蹦躂的時間了。”

“可以,不說‘你’。”

“你們可在青玉牌上留下些東西,比如說臨終遺言,不能說的秘密,一句臟話,一口劍訣…什麼都可以。但是,記得鐫刻自己的名字。”

“青玉牌會感知與宿主之間的聯絡,一旦宿主戰死隕落,它會釋放之前認主的元神,斬斷聯絡,然後膨脹變大。”

“會變成什麼樣?”

“墓碑的模樣。”

“瞧瞧,還冇開打呢,就給咱準備好了墓碑。”

布衣樓善解人意。

還專門給這塊青玉牌取了個名字:長辭書。

名字是莫七難取的。

用意很明顯,這座逐鹿原城裡除了那些活了千年的化劫境尊者之外,他知道超過九成以上的人對亂世劫都冇有具體的概念。

畢竟上一次的亂世劫,是一萬年前的事了。久遠到連他都有些模糊,隻能從天機閣留下的古老典籍中尋找蛛絲馬跡。然後不停提醒自己,神裔仙羅,天醒神將,天策上將這些稱謂意味著什麼。

連他莫七難都要如此時常自省。更何況逐鹿天下的群雄?

他想用這青玉牌傳遞一種認識,一種大戰起時誰都可以死、並且誰都可能死的認識。

天下蒼生當前。

豈能兒戲?

唯有死戰!

這鐫刻署名的長辭書就是最後的訣彆。

與社稷山河,與親朋好友……

“寫些什麼呢?”

柳十三想了想。

然後並指如刀,刻下了一行小字。

“化外異魔,來打我啊!”

……

剛剛鐫刻完自己的署名,柳十三猛地鯉魚打挺起身。

腳下大地竟在顫動!

轟隆隆!

房間裡的君澤玉放下了漱口的杯子,與沈天心同時看著杯中水不停震盪出的水紋。

百年身獨臂的離落剛剛走出院子,掩上了門。感受到地麵震動而略微停頓。

街巷攤位,月三人買了點兒清淡早食伸手遞給莫相期。然後兩人不約而同轉過頭,望向城門處。

重陽一襲黑袍坐在樓簷飛角,魚肚白的天空下,有風忽而撩起寬大的黑袍。他抬頭遠眺,揭去袍帽……

大樹底下待日出的樓蘭君主撫琴而坐。小書童寅時遙指西方看黃沙瀰漫,回頭喚君主,樓蘭指尖琴絃斷。

大樹後的那座山,獨夫和朱大兩刀碰撞各退數丈。大地震動,身遭山體碎石滾落,兩人交換青玉牌併爲相知的彼此刻下長辭書。

山巔站著曾一將功成萬骨枯的李封侯,以及千嶂裡的孤城閉。並肩二人,將朝陽和黃沙儘收眼底。

山下的平原盤膝而坐的冷清秋睜開雙眼,癡迷練刀的他終於在旭日東昇時從走火入魔中醒來。

然後聽到一聲哈欠。是破廟裡的天下棍首孫大聖,大夢初醒。伸展懶腰,渾身骨骼如油炸黃豆一樣乍響。

不遠處的山下城,樓頂的莫七難依然負手而立,目及遠方。

暮涼也還斜靠在窗台。手中握著莫七難贈與的青玉牌,他輕輕一笑,並指鐫刻了三個字,然後將長辭書繫到腰帶。耳畔,城外驚人的動靜傳來。

閣樓裡對弈的吳甲子和楊柳二人起身,共同封了這局旗鼓相當尚未收官的棋局,然後兩人相互抱拳執禮。平生罕見,勢均力敵。

街道對麵的十分鋪子,老掌櫃收起了算珠和賬本。酒樓打工的說書人雜談潤了口嗓兒,說了句等會兒。

街上有黃衣僧南山撞鐘人和小和尚當願走過。看到巷角衚衕大旗門的少門主黃詩扶抱著雙臂把風兒,原來是寧顯山鼓足了勇氣憋得麵紅耳赤,正要對著眼前人、背靠牆邊傾慕已久的梁涼一訴情腸。

大地顫動時,梁涼伸手,一巴掌扇了過去:“活下來再說。”

寧顯山滿臉委屈地捂著臉看向義子一邊。

黃詩扶咳了咳,見頭頂有道光閃過。

原來是天東九金蘭結伴禦風飛行……

烈陽東昇,城池甦醒。

大街上,東楚騎兵、十閥闖軍、十三王族王者之師,連同天下兵戰四甲穿街過巷,鐵甲森森,令整座城池甚至都充斥著肅殺之意。

天空下,逐鹿原城中四麵八方飛劍起,有崑崙七十二奇峰,也有五嶽境地,目標朝著一個方向,劍氣如流星。

還有百尊譜榜上有名的各路強者,絕雲嶺群妖,包括十天顯聖、八方風雨……無數道破風聲猶如悶雷,在晴空之下遍地而起。M.biQUpai.coM

然後紛紛落在城頭。

城頭之上有十位劍道尊者居中,是那狂詩絕劍陳玄都,十閥門劉阿采,揹負巨劍的裴鳳樓,提攜玉龍的李賀,五嶽境地太華、飛衡、玄嵩、幽恒和岱宗五位劍仙,以及水月洞天的滄瀾仙子蘇農……

(本書正版在縱橫,喜歡的朋友歡迎前來支援,求月票啊有冇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鈞天圖更新,第九章 江湖三幸事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