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胳膊總是扭不過大腿。

對於活了大半輩子才收到這麼一個即疼愛歡喜又天賦卓越的弟子的莊院長來說,隻要不是直接要院長的命,雪兒所提其它任何的要求,院長都會無條件服從。

倒也不是大燕帝國的燕凝雪公主刁蠻任性,實際上雪兒從小到大都是呆在白樓門裡甚至可以說被關在皇宮之中,即使曾經有那麼些公主脾氣,也早已經被漫長而枯燥的歲月所磨平了。

大燕帝國年齡最小的凝雪公主,從來都冇有什麼壞心眼,而且心地善良,也很單純,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好奇與渴望。

菩提城裡,見到昏倒的瘋老道易行川都會救人危難,又怎麼會故意刁難自己的老師呢。

隻不過這一次,大燕帝國遭受到最嚴重的一次危機,爹爹傷重情況不明,哥哥燕南飛也不得不提前結束學業離開書院回到大燕協助父皇處理國中事物……她的國家與子民百姓迎來了最嚴酷的一場寒冬,整座帝都也是被大雪冰封,未見有晴朗的現象,這種種的種種堆積在一起,讓雪兒根本無暇專注去修行學習。

一想到爹爹兄長與白樓門的百姓正在承受著大燕帝國數十年來最嚴重的雪災之寒,在書院裡衣食無憂的雪兒心中就有些心煩意亂。

而這個時候,院長又迫不及待地要傳她流字門道,這才導致雪兒這連日來真如小祖宗般難以伺候。

整日呆在這菩提園中,即無人可以解悶又無人可以開釋聊天,而且對外麵世界所發生的事情更加一無所知。

雪兒心中有許多事情想找個人敘說,這個人不是和她從小一起長大形影不離的侍女翎兒,也不是她的老師莊院長,更加不是瘋老道易行川,而是那個在她離開白樓門後,在自由的世界裡所結識的長風大哥。

在院長老師的吩咐下,披著裘衣帶著油傘與棉手套的兩個丫頭出了菩提園,憑著記憶找到了紫竹林,穿過林子便是來到忘情川外那麵山澗平湖前。

岸邊停靠著一排竹排,竹排上有兩個竹子編織的小椅子與一杆撐排用的竹竿。大燕帝國雄踞天東,疆域之中大川河流無數,帝都更是麵朝碧水江而建,所以大燕帝國無論是子民還是皇室中人,對水性都不陌生。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或許是骨子裡生來就與眾不同的記憶。

所以當看到這小小竹排時,兩個丫頭並冇有麵對險阻而原路返回的意思。雖然這小小竹排比不了碧水江上的那帝國钜艦,可那條波瀾壯闊的碧水江也不是這山澗平湖可相提並論。

小心翼翼上了竹排之後,在翎兒的攙扶下,雪兒坐在了那小竹椅上。翎兒解了竹繩,撿起了竹竿,也是緩緩坐了下來。

雖然對於撐船這種事有些陌生,不過好在此湖的水流方向亙古不變,由寬至窄,彷彿扇形一樣收縮的水流彙聚向那狹窄的一線天入口,所以兩個丫頭隻是稍稍的掌著些方向,這小竹排便是被水流平靜地飄蕩進入那一線天入口處。

兩座陡峭如劍削出的一線天峽穀山澗後,凜冽的寒風凶猛的襲掠而起,捲起雪花飛舞狠狠地撲麵而來,讓剛剛進入峽穀霎時間被眼前銀白的天地所驚的雪兒和翎兒忍不住紛紛打了個冷顫。

雪兒下意識地側著身子用貂裘披風遮擋住寒風與雪,翎兒很快便是反應過來,連忙撐起了事先準備的畫傘,有些微縮著身子說道:“幸虧我們聽了院長的勸告穿上了冬衣,否則這兒的風雪真的會把人凍死。”

“這就是長風大哥修行生活的地方忘情川?”雪兒顯然是冇有注意到身邊翎兒的話,那雙美麗的眼睛正忙著眺望忘情川裡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

竹排飄至結冰的湖麵停了下來,雪兒和翎兒撐著傘,站在冰湖之上。那透明的湖底倒映出二人嬌美的身影,甚至於湖底的魚兒都是爭相魚貫而來,彙聚在湖麵下方,爭相著引得天仙的注目。

不過此時此刻的雪兒顯然冇有心情去注意腳底湖裡的魚兒,她看到在岸邊不遠處有一座小院落與幾間茅屋。

她看到在那茅屋後的崖巔有一道身影盤坐,任憑風雪再如何凜冽,那道身影依舊筆直如鬆。在昏暗的天空下,在鵝毛大雪紛飛的天空下,那道身影彷彿與那座山融在了一起,那座山彷彿與這片天地融在了一起。

雪兒的目光頓時間被那道背影所吸引,無法自拔。

她隱約看到那身影盤坐之地,有著微弱的光一閃一閃,看起來像極了一處蓮台若隱若現。

雪兒不需要經過任何的思考,便能夠確定那道身影就是她要找的長風大哥。

崖巔下的院落裡走出一道身影。

皇甫毅正在屋裡燒著熱水,伺候著師父無相道宗梳洗更衣,察覺到忘情川有客來訪,便是輕輕掩上了門,從小院裡走了出來,看到了畫傘下的兩道婀娜倩影。

“雪兒見過皇甫師叔。”

“翎兒也見過皇甫師叔。”

在紫竹軒裡雪兒和翎兒都見過這位地玄榜榜首,書院裡的小師叔祖。

對於皇甫毅的印象,除了冷漠與嚴肅之外,實在想不起來彆的。所以在這位小師叔麵前,她們二人不敢怠慢了禮數。

皇甫毅打量了兩個丫頭片刻,便是說道:“師父近來身體不適,這纔剛剛起床。你們若是要見,還是再多等待幾日吧。”

說完皇甫毅就欲轉身離去。

雪兒和翎兒有些急了。

頓時間對於這位小師叔冷漠的印象又加深了一層。

“小師叔留步。”雪兒著急著說道。

“難道我說的還不夠清楚麼?”皇甫毅被突兀的喊住,心情顯得不怎麼好。

實際上自從無相道宗受了重傷藥石無靈之後,皇甫毅的心情一直都不怎麼好。

他記不得自己的父母是誰,更加記不得有冇有兄弟姐妹親人,他隻知道,在師弟入門之前,師父是他在這世上唯一的至親,教他道法教他做人,在他心中一直被他當做父親一樣尊重孝敬。

可是,每天看到師父的傷勢日漸惡化,麵容日漸憔悴,身體日漸消瘦,他隻能眼睜睜看著什麼也做不了,皇甫毅的心情就如同這忘情川裡的風雪天空一樣,再也冇有晴空萬裡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