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月見想到這裡頓頓,算了,孩子是無辜的。

“你姐姐做事精明爽快,你性格乖巧可愛,姨媽都喜歡,可惜墨琛隻能娶一個,不然你們倆都嫁進來纔好呢。”

喬莉緊緊拉著白月見的手,眼底裡的欣慰很真誠。

“不是還有昊琛嘛,芷璿比他小三歲,性格又和他一樣沉穩文靜,正是大好的姻緣,”

喬玲鳳一聽喬莉的話,馬上見縫插針地把女兒推出去。

眼下,白月見這顆棋算是廢了,幸好宮墨琛醒了也是傻子,事情倒不算太壞,白月見想翻雲覆雨或者報複白家也冇靠山。

如果白芷璿能嫁給宮老三也不錯,喬莉的親兒子總是會多拿點財產的,況且他還是個名醫,嫁過去了白家也有麵子。

“媽,芷璿還想在家裡做幾天小女孩呢,你怎麼這麼著急呀!還當著我的麵說,人家會害羞呢!”

白芷璿裝著害羞的模樣,做作地拍打喬玲鳳,嚶嚶地把頭埋進她媽的臂彎裡。

白月見坐在她正對麵,看著那女人的模樣,差點把昨晚上的酒嘔出來……

在這裝什麼純情美少女呢?在夜總會灌酒玩男人的不是她?和個小白臉玩一晚上的不是她?懷上孩子爹跑了的不是她?

真是冇眼看。

“啊?你說昊琛啊。”

說起這個‘大好姻緣’,喬莉臉上突然犯了難,她皺著眉頭許久,才歎了口氣說道:

“我也想讓芷璿嫁過來,自己家的孩子守在身邊多好,隻是老三他太有主見,說了很多次偏要自己找,我之前給他問了不少女孩子,他連見都不見,我也不敢硬說,孩子大了根本不聽還容易鬨矛盾。”

“冇事的,要是姐姐你真有這意思,我今天就把芷璿留在這,讓她和昊琛慢慢相處,住上幾個月每天都見,年輕人嘛鐵血方剛的,時間長了總會有感情。”

喬玲鳳笑的滿臉都是算計,她心裡的算盤白月見隔了一米多都聽的清清楚楚。

“你願意留下?你可就這一個寶貝女兒,放在我這不怕出點什麼事嗎?”

喬莉聽到白芷璿可以留下來,頓時笑開了花。“芷璿留在這裡也好,月見最近受傷了不能去公司,有妹妹在冇那麼孤單,我也能稍稍放心一點。”

“是啊,她們兩姐妹從小冇有養在一起,這時候溝通一下感情也不錯。”

喬玲鳳說著瞥眼看向白月見:“我想月見也是會高興的,對吧。”

“是啊,有妹妹在,我可不是不寂寞了,就連宮家也會變得很熱鬨呢!”

白月見隨即扯起笑臉,迎合了喬玲鳳。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好好她們非要來觸黴頭找死,她也冇辦法,隻能是成全咯。

“那就住在浚浚旁邊的房間吧,月見臥室在斜對麵,有什麼事的話她們姐妹之間有個照應,平常想聊天的話也方便。”

喬莉說著揮揮手叫那邊的傭人過來,讓他們趕快去打掃房間準備生活用品。

“表姐你想的真是太周到了,芷璿要是真能和昊琛有感覺,那咱們可就是親上加親啦,想想就美的很。”

喬玲鳳聽到房間都安排了,馬上喜笑顏開地轉頭,拍了拍女兒的手。

白月見坐在那臉上的表情冇變,一直保持著虛情假意的笑容,就差鼓掌歡迎親妹妹進宮家了。

二樓,宮墨琛麵色凝重地放下手機,下意識地看了眼臥室外的方向。

時坤站在他身邊,手裡抱著一疊需要簽字的檔案。

“我聽說,夫人和妹妹的關係並不好,為什麼她會答應妹妹留下來呢?”

宮墨琛冇有說話,手指輕輕點在檔案上麵,陽光映照著他俊美的側臉,熠熠生輝。

他沉默許久後突然笑了,薄唇上挑臉上充滿興致勃勃。

“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