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替庶妹嫁給死在戰場上的霍小將軍守寡,繼承了他的華屋、美婢。霍家的長輩覺得我受了天大的委屈,金銀珠寶成箱地往我屋裡送。日子過得太爽時,我那個死在戰場上的丈夫卻詐屍還朝了……天啦嚕!好日子眼看就要到頭啦,怎麼辦?...

我替庶妹嫁給死在戰場上的霍小將軍守寡,繼承了他的華屋、美婢。

霍家的長輩覺得我受了天大的委屈,金銀珠寶成箱地往我屋裡送。

日子過得太爽時,我那個死在戰場上的丈夫卻詐屍還朝了……

天啦嚕!好日子眼看就要到頭啦,怎麼辦?

霍家的小將軍戰死在了戰場上,連屍骨都冇找到。

霍老夫人日日惦念,幫他過繼了個孩子繼承香火,又想挑個良家女兒嫁進府教養這個孩子。

這不是配陰婚嗎?誰家姑娘都不願意嫁給個死人,守一輩子的活寡!

訊息傳出,京中適齡人家避之不及,偏巧我那繼母攀附權貴,硬往上湊。

霍老夫人於是就點了薑家的女兒嫁過去。

庶妹薑微哭得梨花帶雨,我見猶憐!

爹爹不捨,就讓我替嫁。

我一個娘死爹不愛,繼母欺辱、繼妹迫害的小女子,當時心裡一樂,麵子上卻一臉屈辱。

要我嫁也可以。

一、將我娘和我從薑家的族譜上劃出去。我娘臨死時說她做的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嫁給背信棄義的薑崇山,我得替死去的她討個公道。

二、既然是給庶妹替嫁,那我就要她的全部嫁妝,一件紅蓋頭都不能少!

便宜爹和繼母迫不得已,同意了我的條件。

我屁顛顛地嫁去了霍家,跟霍小將軍生前最愛的一根長槍拜了堂,一點兒都不覺得委屈。

我還認了一個四歲大的軟萌飯糰當兒子。

我抱著飯糰子,努力擠出兩滴眼淚:「以後,就隻有咱娘倆相依為命了!」

丈夫冇了落個兒!日子不要太爽哦!

不過,霍家老太太好像曲解了我的意思,抹著眼淚說絕對不叫我委屈,並贈了我五百畝水田,八個臨街旺鋪。

霍夫人隻得了霍小將軍這麼一個兒子,堅決不讓我端茶倒水伺候周身,還說將來她的遺產都給我。

霍家的姑嬸叔舅均贈我厚禮。

我還繼承了霍小將軍的華屋、美婢。

正當我快活似神仙的時候,我那個早晚八炷香,死在戰場上的夫君竟然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