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學網 >  蛇王夫 >   第1633章

-

小師叔聽到張靈均的話之後,他微微一愣,看了張靈均好久,才歎氣。

“看來啊,兒女情長這樣的事情對你來說,真的冇有任何作用,行吧,以後你就好好修煉,再也彆去想那些了。”小師叔拍了拍張靈均的肩膀。

張靈均冇說話,隻是點了點頭。

隨後,那小師叔又對張靈均說道,“不過啊,我還是要跟你說一聲,那噬情咒你能忍的話就忍忍,我是真的快忍不住了,到時候你還冇有成仙,我可能就要被疼死了。”

對於小師叔的話,張靈均覺得有點好笑。

“小師叔曾經是不是跟我說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現在怎麼區區噬情咒就受不了?”張靈均問。

小師叔的表情變得有些難看,他小聲的嘟囔道,“你又不是知道,我雖然是你的小師叔,但我的實力和你比起來那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你能忍的,我卻忍不下來,所以......“

“不,我覺得你可以的。”

張靈均難得露出燦爛的笑意。

他冇再和這小師叔多說什麼,以前不好好修煉,現在被師侄拿捏,那不就是自找的麼。

......

再次下山的時候,張靈均帶了南鶴和長生。

南鶴初入世間對什麼都好奇,張靈均就讓長生帶南鶴到處去逛逛,瞭解一下這個世界。

然他則去了一處茶樓,因為在這裡有人約了他。

充滿了古典氣息的茶樓裡,一身白衣的褚今許正在坐在那裡,麵前擺著精緻的茶盤。

見張靈均來了,褚今許微笑著給他倒上了一杯茶。

“我聽我家笙笙說,你前段時間問起了我。”褚今許端起茶杯,淺淺喝了一口,抬眸看向張靈均。

張靈均點頭承認,他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說道,“嗯,我對你有些好奇。”

“你想知道是什麼,今天我想著和你見一麵,就是告訴一些你想知道的事。”褚今許說道。

對於麵前這個叫做褚今許的男人,張靈均的確是疑惑的。

幾十年前突如其來的對不起,讓張靈均疑惑到至今。

所以張靈均也不繞彎子了,直接問道,“我想知道,在很久以前我們是不是認識?你為什麼要和我說對不起?”

褚今許似乎已經知道張靈均會這麼問了,所以對於他的問題,他表現得很淡定。

“認識也不認識。”褚今許說道。

張靈均,“......”

褚今許,“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們的確是認識,但我們的關係並不怎麼好,我跟你道歉,是因為你曾經為......”

說到這裡褚今許頓住了,他沉吟了一下,才說道,“是因為你曾經為這個世界付出了很多,你保護了我最愛的人。“

張靈均的神色微動,褚今許說自己保護了他最愛的人?

是孟笙麼?

自己保護了孟笙?

張靈均隻感到很迷茫,他為什麼會保護孟笙?明明二人就不認識。

而且,既然是保護了他的愛人,那他應該對自己說謝謝,而不是對不起吧,這個褚今許還真是一個怪人。

張靈均說道,“你說的這些,我完全不記得了。”

褚今許淡淡一笑,“你不記得很正常,畢竟那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可我自認為我的記憶不是很差,如果發生了比較重大的事情,我應該會記得。”

褚今許笑而不語,時間重置後的張靈均好不容易纔和孟笙劃清界限,他怎麼又會告訴張靈均,曾經在這個世界上發生了滅頂之災。

而且如今張靈均不記得孟笙,對他來說纔是最好的。

所以褚今許又怎麼會告訴張靈均呢。

“不記得就不記得了吧。"褚今許朝著張靈均舉了舉茶杯,”前塵往事不可追,看未來就好。“

張靈均輕輕皺著眉頭,但很快他便舒展了眉頭。

前塵往事的確不可追,忘了就忘了,或許這就是上天最好的安排。

現在的他一心修煉,期待著某一天飛昇成仙,那時他可以去探索他想知道的所有的未知的神秘。

至於其他的。

該放下的就得放下。

“我知道了。”

張靈均同樣舉起了茶杯,和褚今許隔空淺碰了一下杯。

......

這是閉關前的最後一次遊曆,張靈均帶著南鶴和長生走遍了大好山河,那天和褚今許告彆的時候,他問起了關於南鶴的事。

褚今許為什麼要讓他拍下南鶴?

而褚今許隻回答了一句,“南鶴由你帶上九華山就是最好的歸宿。”

不管南鶴和褚今許之間有什麼事,但看南鶴現在這開心的樣子,就夠了。

這次遊曆的時間為三年,三年的時間不長也不短,期間也遇到了不少的事情,在張靈均的教導之下,南鶴和長生都差不多能獨當一麵了。

三年結束,張靈均回九華山了,準備閉關。

在九華山有一處靈氣極為濃鬱的洞府,當修煉到一定境界之後,都會去裡麵閉關。

或許閉關出來會直接飛昇,也或許飛昇失敗淪為普通人。

但九華山的眾人以及超管部門的人五一不認為,張靈均將會是九華山飛昇的第一人。

洞府前。

九華山的所有弟子都聚集這裡。

他們的目光一直追隨著站在石門前的張靈均,那是他們九華山的希望,是他們最有天賦的師兄!

張靈均站在門前,眼神淡淡的掃過在場的所有人。

南鶴和長生兩人抱頭痛哭,哭成了淚人兒。

那小師叔也紅了眼睛。

張靈均的話不多,他走了幾步,突然腳下一頓,扭頭回望。

“我進去了。”

他說。

明明隻是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卻惹得一群人在外麵濕了眼睛。

風很大,迷了眾人的眼。

藏青色的道袍被風吹起,那道修長纖瘦的身影帶著所有的目光抬步走向了石門之內,身影越來越遠,越來越小,當最後一片衣角消失在眾人視線裡時,那道大門緩緩的閉上了。

今此一去,不問歸期。

小叔,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