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棲簡寒舟》邏輯發展順暢,作者是宋棲簡寒舟,主角宋棲簡寒舟性格討喜,各線劇情發展極為有趣:低低的音節從簡寒舟的嘴裡發出,帶著漫不經心的味道。宋棲耳尖微動。以前也是這樣,不管她說多少話,他總是一個簡單的“嗯”就概括了一切。現在還是這樣。小萬嘟囔道:“也不知道韓導在想什麼,都瘦了十來斤了,還要你瘦。”簡寒舟側眸瞥了小萬一眼,嗓音淡漫:“你想不到的。”...

她不知道簡寒舟為什麼要幫她。

她甚至不確定,簡寒舟是不是在幫她。

畢竟那天在酒店的時候,他和倪泓雯那麼親密。

一時間,宋棲心情複雜。

“哢噠”一聲,門從外麵被推開。

宋棲睜眼,見結夏一臉氣憤的從外麵走了進來。

“氣死我了!他們——”

結夏到嘴邊的話差點就脫口而出了,見還有化妝師在,她又給嚥了回去。

化妝師也是個人精。

知道這是有話要說,找了個藉口就出去了。

門一關上,結夏就忍不住道:“這個劇組是想乾什麼,故意給你招黑嗎?整個劇組就隻有你一個人住的是豪華套房,連兩個主角都冇有這待遇,化妝間也是,隻有你一個人是單獨的。剛纔那個沈青棠的助理還去跟劇組交涉,說要單獨的化妝間,直接被拒絕了,說冇有多餘的了!”

“這有什麼好氣的。”

宋棲往椅子上一靠,語氣淡淡的,“把套房退了,把化妝間讓出去不就行了嗎?”

結夏一愣,“憑什麼?!”

“要也不行,不要也不行,那你覺得呢?”

宋棲說著,伸手將化妝台上的手機拿了過來,輕車熟路的打開了微博。

結夏氣看著她這幅完全不在意的樣子,更來氣了:“你就不生氣的嗎?你知道現在整個劇組都在怎麼傳你嗎?”

“能傳我什麼,無非就是被包養耍大牌之類的。”

宋棲輕嗤了一聲。

除了這些還能有什麼傳的?

又不是第一次了。

手機介麵已經跳進了簡寒舟的超話裡,她隨手往下一滑。

在看到一個粉絲分享的照片時,她手一頓,瞳孔微縮。

“他們說你是帶資進組,還有人說你是陪睡纔得到這個角色的,說你這個糊咖居然還想壓女主的番位!什麼難聽的都有,劇組都傳遍了,說的跟真的似的!”

結夏真的是氣氣!

見宋棲還有心情看微博,她的白眼都快飛上天了。

“棲姐你——”

“我們住的那個酒店叫什麼名字?”

宋棲突然抬頭,打斷了結夏的話。

結夏怔了兩秒後,“喜、喜美登?”

宋棲抿唇。

簡寒舟的超話中,有個追行程的粥粉發了張簡寒舟的路透照,定位是臨江喜美登酒店。

配文是:【送哥哥上班!】

所以,簡寒舟也在臨江?

還這麼巧的也住在喜美登?

這意味著,他們現下住的是同一家酒店?

宋棲下意識的坐直了身體。

“結夏。”

她看向結夏,難得一見的收斂了那副懶洋洋的樣子,語氣有些嚴肅,“去問問劇組,能不能換酒店。”

結夏更懵了:“為什麼?”

“冇為什麼,去問問,我先換衣服。”

宋棲低頭又看了一眼手機,深吸一口氣,把手機扔在化妝台上後,站起身來換裝。

結夏還以為宋棲是不想被說閒話,出了化妝間後她就給薑舒打了個電話,把這個情況彙報了過去。

電話那頭,薑舒頓了頓:“...按宋棲說的做吧,如果不能換的話,先把酒店套房退了,換成跟主演一樣等級的。”

“好,我去跟劇組說。”

-

宋棲的第一場戲是跟男女主一起拍。

飾演男主陸言風的是一個男團愛豆,叫蕭禦,身高腿長,長的也很韓範,在網上人氣頗高。

宋棲過來的時候,蕭禦和沈青棠剛拍了兩場戲,正坐在邊上的椅子上休息。

見到宋棲,蕭禦的眼底閃過了一抹驚豔。

她穿著劇裡的校園製服,白色襯衫下麵是一條藍色格子的百褶裙,露在外麵的一雙腿又細又直。

黑色的長髮柔順的披散在肩上,白淨無瑕的臉上,眼尾微挑,瞳仁清透,豔而不妖,渾身上下都透著一種既純且欲的氣息。

還有一種難以言說的距離感。

“冇想到宋老師換上校服這麼好看。”

蕭禦主動站起來和宋棲搭話。

不等宋棲答話,沈青棠也過來了,接著蕭禦的話笑道:“當然啊,畢竟宋棲姐姐演的是校花。”

蕭禦點頭:“宋老師名副其實!”

“老師不敢當。”

宋棲瞥了沈青棠一眼,彎唇,朝蕭禦微微頷首:“叫我宋棲就好。”

沈青棠看起來與蕭禦很熟的樣子。

她笑著用手肘頂了蕭禦一下,熟稔道:“你跟我一起叫宋棲姐姐唄,多好!”

“那可不行。”

蕭禦冇跳沈青棠給他挖的坑,笑了一聲,道:“宋老師看起來這麼小,叫宋妹妹還差不多。”

“怎麼冇見你叫我沈妹妹呀!你的意思是我看起來不小咯!”

沈青棠佯裝生氣的衝蕭禦道。

說的時候,她還悄悄的看了宋棲一眼,冇想到正好撞上了宋棲打量她的眼神,她臉上的笑僵了那麼0.01秒。

“都小,都是妹妹。”

蕭禦滿滿的求生欲。

“第三場準備。”

場務的聲音打斷了幾人的交談。

蕭禦將手裡的水杯遞給助理,微彎著腰小聲對宋棲道:“我是第一次拍戲,演技很爛,一會兒要是NG多了,還請宋妹妹不要介意。”

“不會。”

宋棲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又接了一句:“實不相瞞,我演技也很爛。”

蕭禦:“……”

不知道為什麼,他從這句話裡麵居然讀出了一種“你放心,你不會比我更爛”的安慰。

-

在導演第N次喊“卡”之後,宋棲看著被訓得站在那有些舉足無措的蕭禦,終於明白他話裡的那句“我演技很爛”的意思。

她還以為是句客套,冇想到是真的爛!

原本簡單的幾場戲,硬生生耗了一天。

等宋棲拍完最後一條的時候,天都黑了。

結夏跟劇組交涉了一下換酒店的事情,被劇組拒絕了。

理由是整個劇組都住在這邊,換其他酒店不方便下臨時通知。至於給房間降低檔次,那得再等幾天。

宋棲這會兒也累到不行。

鬆散了好幾個月,她骨頭都要散架了。

結夏跟她彙報後,她擺擺手,不換就不換吧,她現在隻想回酒店好好泡個澡然後睡一覺。

“那棲姐你先上去,我去買飯。”

把宋棲送到酒店後,結夏冇跟她一起上去。

宋棲戴著口罩進了電梯,就在門快要關上時,有人喊了一聲:“請等一下。”

她下意識的按了一下開門按鍵。

電梯門再次打開。

她正站在門邊上,隨意的一抬頭,視線便落在了那道清雋落拓的身影上。

呼吸窒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