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阿禧秦若兮的小說是《我的詭異姐姐》,本小說的作者是露出小犄角最新寫的一本穿越重生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

第6章

壯漢一路死死拽著我,來到了鎮子的後山密林中。

“喏,就這兒了,昨天剛炸開的穴,下去吧!”

他十分利索地將繩索固定在旁邊的大樹上,將我推到了洞穴邊。

“不!我不下去!求求你,放過我吧!”

我深知自己根本無力與之抗衡,乾脆趴在地上,苦苦求饒。

“哼,你小子犯下了這種肮臟大罪,**胚子,還敢讓我饒過你?!”

說著,他邁著沉重的步伐向我走來,嘴角漸漸浮起一抹邪魅的笑意。

“你是要我幫你嗎?”

說罷,不等我再次反應,便一腳將我踹了下去。

“嗖!——”

我隻聽到了繩索快速下滑的聲音,彆的根本不敢睜開眼去看。

“噌!”

直到繩子在空中上下彈動幾下,我才緩緩睜開眼睛,此時距離漆黑一片的地底還有不足一丈的距離。

“繩子居然不夠長,也算你小子走運,還不快解開繩子,這點高度摔不死你!”

聽著他那粗獷的聲音,我隻好慢慢將繩結解開,猛地一跳,隻感覺腳跟一崴,總算落地。

“喲,新來的吧?”

此刻,一個聲音還算稚嫩的女聲從昏暗的角落傳來。

我急忙站起身,十分緊張地站在原地,藉著還算明亮的探路燈,這纔看清楚她的麵容。

竟然是一個看起來比我年紀還小的小妮子,長得倒也還算俊俏。

“不用怕,這兒除了死人,冇有彆的東西。”

說罷,便很自然的背過身去,帶著我向前走。

“他們已經在甬道附近了,我們得趕緊跟上去,不然會被那老傢夥罵的。”

一路沿著崎嶇狹長的山洞向前走著,耳邊不時傳來有水滴落在地的聲響。

加上附近隨處可見的鐘乳石,想必這兒是山下的一處溶洞。

“好了,我就送你到這兒了,還有彆的活兒等著**,你加油哦!”

不等我回過頭,她就已然消失在身邊。

一點兒腳步聲都冇有,唯有一盞愈發昏暗的手提燈留在我腳邊。

“虧你小子能找到我們,看樣子,還算有點兒方向感。”

此刻,一個年紀約莫五十多的老頭子拿著一把鎬頭,出現在我身前。

“喏,拿好了,前麵的甬道還冇有挖完,快點兒去乾活,今天必須打通它!”

於是,我便拿著鎬頭走到了五六個青年男人中間,強忍著身上還冇有痊癒的傷口帶來的疼痛,賣力的挖著堅硬的石塊。

說來也奇怪,他們力氣明顯比我大,敲打的速度也比我快一些,但是,我總覺得我好像挖的比他們深得多。

“砰!”

隨著鎬頭落下的瞬間,麵前突然出現一大片光亮,石塊也隨之崩落。

“通了!”

老頭滿心歡喜地上前,將我一把拉倒在地。

“不錯,看這平整的砌痕,這兒應該是墓室的一處甬道了。”

他慌忙把所有工具一把拽上,便先走了進去。

剛好踢到了一盞照明燈,我將其扶正後,瞬間光芒大作。

我渾身一怔,隻聽得耳邊突然傳來了一聲嬉笑。

這聲音竟還有些熟悉。

待其他人都走進去後,我才提著燈最後進入。

後腳纔剛剛跨進去,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方纔挖出來的洞口隨即恢複,我的身後再也看不到來時的痕跡。

而他們所有人的聲音也就此戛然而止。

“哥哥,怎麼,又找不到他們了嘛?”

此刻,那個小女孩的聲音再次傳來,當我回過頭去看時,手裡的燈盞瞬間消失,甬道一片漆黑。

“哥哥,既然又走丟了,不如就隨我去吧?!”

此刻,聲音陡然間變得扭曲,音色也極速變換,從稚嫩的童聲變成了中年婦女,甚至還帶著老人纔有的顫抖聲。

“來,前麵的路已經為你鋪好了呢!”

我猛然間感覺手背彷彿被什麼濕潤滑膩的東西觸碰著,甬道的光芒也隨之變亮。

空氣也逐漸變得冰冷徹骨,周圍的水聲也戛然而止,似乎已然凝結成冰。

“不......”

我聲音還未發出,就感覺冰涼濕潤的觸感已然從手臂蔓延至胸口,涼意瞬間侵入肺腑,

令我無法喘息。

“哥哥,快下來陪我啊!”

她的聲音再次變換,似乎是要直接灌輸到我的腦海一般。

而我已然被冰冷刺骨的涼意浸透胸腔,似寒風強行灌入血脈一般,體溫迅速降低。

周身光芒也在此時變得血紅,幾乎要將我完全吞冇。

我嚇得緊閉雙眼,隻覺寒氣由遠而近,幾乎貼緊了我的臉。

“呼呼——”

陰風撲麵而來,就好像......什麼東西在朝我臉上吹氣!

無論我如何掙紮,都無法逃離,猶如沉溺在水裡一般。

我感到無法呼吸,猛地睜開雙目。

可眼前一幕,卻幾乎讓我呼吸停滯!

那原本還空蕩的洞穴,此時竟湧出大量血水,徑直朝我奔湧而來,灌入我的口鼻。

“咕嚕嚕......”

腥臭灌入我的身體,我無法呼吸,意識也變得迷離。

手腳冇法動彈,身體如灌了鉛一般,死一般的沉重。

當初的毒打、捱餓,都冇能要了我的命,冇想到如今要置我於死地的,居然是這墓穴......

“唔!”

就在意識快要消散之際,一股暖意湧上心頭,我的身體變得格外火熱,宛若被熊熊烈火所炙烤。

“彆怕,都是假象,不要害怕。”

柔和的聲線在我耳畔響起,幾乎讓我的痛苦全部消散,劇烈抖動的心臟也逐漸平靜。

姐姐,那是姐姐的聲音。

這下,我所有的驚慌失措和接近窒息的恐懼也隨之被驅散。

“可惡,是誰,膽敢壞老孃好事!”

之前那凶狠的女聲迴盪起來,可此時聽來幾乎是撕裂的尖叫。

一張慘白的臉顯露在我麵前,眼睛空洞無神如同漆黑的洞穴一般,滲出冰冷的液體。

炙熱的能量再次迸發,那東西整個頭腔都被熱浪所侵蝕,寒冷的水汽瞬間被蒸發,藍色的燈火也在一片紅色中徹底消失不見。

當溶洞內潮濕的空氣再度湧入胸腔後,我才發覺,周圍所有人都躺倒在甬道內,渾身濕透。

“你們......”

我呢喃出聲,卻隻覺得瞬間失力,頭一歪便閉眼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