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往後退了兩步,後背抵在了洗手檯上,警惕的看著路河。小諾,許清可能是個非常危險的人,我們需要防身的武器。他把刀遞給了我。我拿過刀,用力的握在了手裡,路河,你是不是曾經有一個雙胞胎哥哥?我往後退了兩步,後背抵在了洗手檯上,警惕的看著路河。小諾,許清可能是個非常危險的人,我們需要防身的武器。他把刀遞給了我。我拿過刀,用力的握在了手裡,路河,你是不是曾經有一個雙胞胎哥哥?路河的表情出現了一......

我往後退了兩步,後背抵在了洗手檯上,警惕的看著路河。

小諾,許清可能是個非常危險的人,我們需要防身的武器。

他把刀遞給了我。

我拿過刀,用力的握在了手裡,路河,你是不是曾經有一個雙胞胎哥哥?

路河的表情出現了一瞬間的改變。

他眼神閃爍了兩下,小諾,是誰告訴你的?

我的心沉了下來。

為什麼從來就冇有告訴過我?

路河一言不發的盯著我。

我總覺得,他像是在觀察我的反應。

沉默良久後,路河輕輕歎了一口氣。

小諾,一直以來,我都不想告訴你這件事情,它是我的一道傷疤。

我的哥哥,是一個反社會人格的瘋子,他曾經做出很多瘋狂殘忍的事情。

可是火災發生的那一晚,他卻救了我,把我保護在身下。而他自己,成了一具燒焦的屍體。

我一直很討厭,很害怕這個哥哥,可到頭來,用生命救了我的也是他。

所以,小諾,我不願意和你提起這段往事。

路河表情沉重的說道。

那你替我買保險的事情,為什麼也不告訴我?

我緊緊盯著路河的眼睛。

他的臉上出現一絲驚訝,隨後無奈的說道:是許清告訴你的吧?

我有一個關係很要好的學弟,之前你也見過的,就那個看起來傻乎乎的,他最近轉行賣保險了,我想著幫他一下,就在他那裡買了兩份保險。

我不僅給你買了,給我自己也買了一份。

他給我看了他和學弟的聊天記錄。

確實,路河給自己也買了一份。

我心裡迷惑了起來。

我和路河在一起兩年,他對我的好,可以用無微不至來形容。

我和原生家庭的關係一般,是路河和許清填補了這個空缺。

我開始產生懷疑。

對我這麼好的這兩個人,真的會是殺害我的凶手嗎?

如果我真的是一不小心失足摔下樓的呢?

隻是他們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而已。

這時,路河抓住了我的手。

小諾,許清一直在挑撥我們之間的關係,我現在很虛弱,那瓶水一定有問題。

當年的那場綁架案,我特地問了我當警察的同學。當時,等警察趕到的時候,現場隻剩下許清一個人,那個綁架許清的女人已經不見了。

警察問了許清很多問題,但是許清都答不上來,包括那個女人的下落,甚至許清連自己的父母,都忘記了。

她像是失憶了一樣,什麼都想不起來,但你不覺得奇怪嗎?她笑起來的神情,真的很像那個消失的綁架犯。

而且許清除了年齡之外,身高和體型都和那個綁架犯都十分相近。

路河臉色凝重的說道。

我的後背滲出了冷汗。

這時,我的手機又響了。

是未來的路河的電話。

我看了眼路河,還是當著他的麵,接起了電話。

小諾,我終於又打通電話了,現在是十點半,再過幾秒鐘,樓下會發出一聲巨響,我為了你的安全起見,會獨自一個人下樓檢視。

你千萬不要讓我下樓,一定要讓我待在你身邊!

突然,通話戛然而止。

但這一次,才僅僅隻有三十秒。

而且是路河主動掛斷的。

像是那邊突然遇到什麼緊急情況一樣。

通話次數:2

就在這時,樓下發出一聲巨響。

像是有什麼重物,掉在了地上。

路河皺了皺眉頭,小諾,我去看看。

我脫口而出:彆去!

但是已經晚了。

路河還是跑了出去。

我一緊張,手機掉在了地上。

我彎腰撿了起來。

但手機的介麵,卻是拍攝介麵。

想來應該是剛剛掉下去的時候,不小心誤觸了拍照鍵。

突然,我發現相冊裡多了一張照片。

拍攝時間就在前幾秒。

我顫抖著點開了這張照片。

照片十分模糊。

但還是能看出,床底下躲著一個人。

是許清。

她的臉在黑暗中十分的模糊,但我依然能看出她的眼睛,正死死的看著我。

許清,現在就藏在床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