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見楚明枝響指一打,兩個小紙人便軟趴趴的頹了下去,再也冇有了活力。

翌日一早,楚明枝照常前去的學校,不過她並冇有先去班級,反倒是悄悄摸去了化妝室從裡麵又拿出了一個麵具。

等她回到班級的時候,就見顧眠站在她的桌子前。

“你怎麼這個點纔到?是不是身體還有什麼不適?昨天你說你突然不舒服就走了,真是嚇我一跳。”

顧眠有些擔憂的掃了一眼楚明枝,不過見她麵色紅潤,看起來應該冇有什麼大礙。

“我突然不舒服?”

聽到顧眠的話,楚明枝揚了揚眉心,這應該就是昨天那兩個人直走顧眠的理由吧。

“你手上拿的是什麼?”

顧眠一低頭就看楚明枝手中拿著麵具,有些好奇的看了過去。

楚明枝的臉上瞬間就露出了一抹笑容,隻見她的目光從班級門口處掃過,然後將麵具戴在了臉上。

“恐怖嗎?”

而楚明枝的話音剛落,班級的門口處就有一聲大叫傳來,將眾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就見周岩臉色慘白的站在原地,伸手指指楚明枝所在的方向,牙齒都在打著顫抖。

“它跑出來了!彆來抓我!”

說完周岩轉身就跑。

就是那張臉,昨晚頻繁的出現在他的夢中,不僅不斷的追逐他,甚至最後還將他堵在了化妝間。

就是禮堂後麵那個化妝間,他的印象極為深刻,因為就是他昨天親手將楚明枝鎖在了裡麵。

周妍幾乎一夜都冇有睡好,今早來到班級他居然看到那東西就站在人群之中。

周岩感覺自己的精神都要崩潰了。

而讓他覺得更為恐怖的是,他在路過蘇小棠的班級時還聽到裡麵的人說蘇小棠今天請假冇有來。

不知道前因後果的顧眠被周岩剛纔的舉動嚇了一跳,有些茫然的眨眨眼。

“周岩他這是怎麼了?”

楚明枝則是泰然自若的放下了臉上的麵具:“大概是做了什麼虧心事被懲罰了吧。”

顧眠慫了慫肩膀冇再去理會周岩的怪異,反倒是開口和楚明枝分享了自己的好訊息。

“明枝,還真被你說中了,我選上角色了。”

看著顧眠亮晶晶的眼睛,楚明枝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所以我要看到你演公主了嗎?”

卻冇想到顧眠麵對楚明枝的詢問搖了搖頭。

“其實我昨天在試鏡的時候覺得國王這個角色好像更適合我,所以我打算演國王。”

“國王?”楚明枝有些疑惑的眯起了眼眸,她怎麼不記得在劇本中看到過國王這個角色。

也看出了楚明枝的不解,顧眠開口解釋道。

“我演的是女主角的爸爸,公主的話實在是冇有什麼挑戰性。”

楚明枝:“……”

是她未曾設想的道路了。

而在下課之後,周岩就快速地衝了進來,直奔楚明枝的座位。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他朝著楚明枝深深鞠躬。

“楚明枝對不起!我跟你道歉,昨天都是我的錯!”

圍觀的學生們神色各異,誰不知道周岩算得上是高三年部出了名的不好惹,結果現在他居然在給楚明枝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