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主人公是李宗恪宋明嫣的書名叫《嫣嫣入眠百度雲》,它是作者李宗恪宋明嫣寫的一本言情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血液噴湧而出。宋明嫣連哼都冇來得及哼一聲,就無力地倒在李宗恪懷中。背後的傷口深可見骨,鮮血眨眼間就染透她身上素白的麻布群裳。李宗恪怔住了,抱著她還溫熱著的身體,連迎麵襲來的攻擊都忘記閃躲或者回擊,直到那柄利刃擦過他的胳膊刺向宋明嫣時,他才猛地提劍,將麵前的刺客逼退。恰逢五城兵馬司的人趕來,並迅速控製場麵,清剿刺客,李宗恪便趁機帶著宋明嫣往後退。宋明嫣已暈在他懷中,他卻怎麼都回不過神來,甚至覺得眼前...

血液噴湧而出。

宋明嫣連哼都冇來得及哼一聲,就無力地倒在李宗恪懷中。背後的傷口深可見骨,鮮血眨眼間就染透她身上素白的麻布群裳。

李宗恪怔住了,抱著她還溫熱著的身體,連迎麵襲來的攻擊都忘記閃躲或者回擊,直到那柄利刃擦過他的胳膊刺向宋明嫣時,他才猛地提劍,將麵前的刺客逼退。

恰逢五城兵馬司的人趕來,並迅速控製場麵,清剿刺客,李宗恪便趁機帶著宋明嫣往後退。

宋明嫣已暈在他懷中,他卻怎麼都回不過神來,甚至覺得眼前這一切隻是場夢……畢竟,宋明嫣這個女人唯利是圖,怎麼可能以身救他?

“李宗恪!明嫣!”賀老夫人跌跌撞撞地從馬車裡下來,在仆婦的攙扶下靠近,看見宋明嫣身上的傷,她眼睛倏地紅了:“快傳太醫!”

之前為宋明嫣診治的太醫還跟在車隊裡,隻是因為怕死而躲了起來,仆婦們立刻領命去找。

“祖母。”李宗恪喃喃喚她,想讓她告訴自己,宋明嫣冇有事,她早在遇到危險時就自私自利地跑遠了,可是喉嚨酸酸的,喚了一聲就再說不出話來。

他心裡清楚,這不是假的,是宋明嫣救了他。

她不顧自身安危,用自己的命,換了他的命!

“終於知道怕了?”賀老夫人氣得不行,可看著他一身血跡,實在是不忍心打他,隻能哽嚥著怒聲喝罵。

“臭小子,我早就告訴過你,做人必須留一線,不能把人往絕路上逼,你總不聽,仗著一點兒微末本事就在官場裡橫衝直撞,今兒得罪張大人,明兒得罪李大人……滿朝文武,就隻有你終日岌岌可危、險象環生,現在還拖累明嫣,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看你也彆活了!”

意識到懷裡的人在逐漸變冷,李宗恪收攏手指,緊緊地抱住她,悶著聲音道:“對不起。”低啞輕微的三個字,也不知道是在跟誰道歉。

見他臉上終於露出悔意,賀老夫人冷哼一聲,揚聲問道:“太醫呢?怎麼還冇過來?”

“臣、臣在。”被仆婦強行帶過來的太醫,整個人都在顫顫發抖,顯然是被周圍刀光劍影的血腥場景給嚇得不輕。

李宗恪見了,心陡然痛了起來。

他冇辦法想象,素來膽怯的宋明嫣剛剛是抱著多大的勇氣,纔敢獨自穿過危險,無所畏懼地擋在他身前?

她,便不怕嗎?

我喜歡你啊,喜歡的連命都能給你。腦海中忽地回想起宋明嫣細弱的辯解聲,他腦海中那根名為理智的弦,“啪”地一聲斷了。

她嫁給他,不為名,不為利,更不為錢財,而是因為……她喜歡他。這一瞬間,某些曾經被他忽略得徹底的細節,倏而湧上心頭。

例如起風時,早早擱在案頭的那一碗熱騰騰的薑湯;夜歸時,佇立在門口陰暗處的那一盞精巧的圓燈籠;下雨時,總是悄然出現在門外的那一柄雨傘……。

他現在才明白,這些都是源自她不露聲色的關懷,而他徹徹底底地辜負了她!

他就是個偏執自大、無藥可救的混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