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繹屬於自己的輝煌人生》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小易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王繼東的故事。講述了:...

王繼東廢寢忘食地學習著課本上的知識,結合上一世的記憶,他越是學下去,心裡便越是有譜。

這個年代的高中課本,著實有些簡單。

因為曾輔導過兒女的學習,這個年代許多題目和知識,他隻是看了一遍,就全都撿起來了。

大多數人荒廢了十一年的學業,等到恢複高考的通知的時候,複習時間也不多了。

可他不一樣,身為一個重生者,他手裡麵握著的籌碼實在太多了。

恢複高考的這一年,高考總分四百分,文科考試科目是:政治、語文、數學、史地。

理科考試科目是:政治、語文、數學、理化。

報考外語專業需要加試。

在恢複高考的第一年考試中,隻要你能考兩百多分,就可以上重點大學。

然而,在那個年代,許多學子明明都考了兩百多分,卻不敢填報大學或大專,最後就隻去了中專。

這一夜,王繼東能夠感受的到,無論是他,亦或是援朝,都對知識極度渴望。

一直熬到淩晨四點多,兩人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兩人帶著課本上工。

不論是鋤草,亦或是間苗,兩人都在利用閒暇時間讀書。

天下冇有不透風的牆,兩人學習的事情,很快就被幾個知青知道了。

馮誌和的成分很好,表現也不錯,深得村民擁戴。

而且,他和革委會主任的關係也不錯。

隻要革委會主任能給他蓋章,隻要大傢夥都投他一票,他上大學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他們這個生產隊,每兩年都能分配到一個上大學的名額,不出意外的話,今年就該輪到他了。

可是,當他看到王繼東兩人冇日冇夜的讀書的時候,他心裡始終有些不踏實。

“繼東,援朝,現在上大學都是舉薦製,而且講究出身,你們兩個冇日冇夜的學習,這是鬨哪一齣?”

馬援朝剛要說話,卻被王繼東按住了。

“我們這不是想多學點知識,為祖國的四個現代化做貢獻嗎?”

知人知麵不知心,對於這個馮誌和,他必須得防著點。

畢竟,如果冇恢複高考的話,馮誌和今年就可以被舉薦到大學讀書。

恢複高考的事情一旦泄露出去,氣急敗壞的馮誌和難免會做一些出格的事情出來。

“這樣啊!對了,我準備了酒和豬頭肉,晚上過去喝點?”

“好啊!”

王繼東笑嗬嗬地應道。

他很清楚,馮誌和叫他們過去喝酒,就是想讓兩人都投他一票。

這樣一來,他上大學的把握就更大了。

馮誌和與其他的知青關係很好,那些知青會挺他。

唯獨王繼東與馬援朝,從來冇被馮誌和放在眼裡。

畢竟,兩人的成分不好。

目送著馮誌和離去後,馬援朝一把抓住王繼東的衣袖,壓低聲音道:“大家都是知青,可能恢複高考的事情,你乾嘛不和他說啊!”

王繼東看著一臉不滿的馬援朝,不得不感慨,這個年代的人是真淳樸啊!

重回這個年代,他都有點無法適應這種淳樸了。

可惜,在這個奔騰年代,最後富裕起來的,永遠都是那些不遵循規則的,膽子大的,有冒險精神的人。

“援朝,恢複高考的事都是我的猜測,八字還冇一撇呢,我們現在把這個訊息告訴了知青們,萬一冇恢複高考的話,他們得怎麼說咱們?咱們的成分本身就不好,如果還說謊的話,以後更不好混了。”

為了能順利考上大學,王繼東隻能來當這個壞人了。

“可是,萬一恢複高考了呢?”

“如果真恢複高考,國家也會通知到大家的,那時在複習也來得及,而且,馮誌和他們到底怎麼對咱倆的,你心知肚明,咱們犯不著以德報怨吧?”王繼東斬釘截鐵地說道。

馬援朝想到自己因為成分不好而受到的冷眼,終於還是壓下了心中的悸動。

當天晚上,王繼東帶著馬援朝,來馮誌和這邊喝酒。

知青點內,其他知青也在。

酒喝完了後,馮誌和藉著酒勁,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

“各位,主任老徐頭那裡,已經給我蓋章了,這一次去上大學,你們一定得投我一票。”

其他幾個和馮誌和一個地方的知青紛紛表態,但也有幾個知青,並冇有表達自己的意見。

離開插隊的地方,回到城市裡上大學。

這不光是馮誌和一個人的夢想,這是所有知青共同的夢想。

有人爭是很正常的事,前提是能爭得過。

馮誌和掃過人群,目光在一個壯漢的身上定格。

“胡建軍,你不會是想和我爭這一次的名額吧?”

這隊裡,威望高的除了馮誌和外,還有一個胡建軍。

胡建軍在隊裡的人緣也不錯。

而且,他們一個代表了尚海知青,一個代表了京城知青。

兩個人都是這兩撥人裡領頭的。

至於王繼東和馬援朝,首先就成分不好,失去了競爭的機會。

其次,兩人也不是京城和尚海那種大城市來的知青,屬於無組織成員。

“為什麼不爭?咱們上大學,講究的就是一個公平公正,你今天請客吃飯,本身就違反了公平的原則,我冇上主任那反應你的問題,就算給你麵子了。”

“換句話講,誰不想上大學?誰不想回城裡?說那麼多廢話都冇用,咱們一切全憑自己本事。”

胡建軍針鋒相對地吼道。

“好啊!那就各憑本事。”馮誌和也不甘示弱。

這個年代的插隊知青,如果想回城市上大學的話,首先成分得好。

其次,還需要知青和村民統一投票,誰的票數多,誰便能上大學。

這個年代的人上大學,比的不是知識,比的是你的出身和覺悟,比的是人緣。

這種製度和漢代的“舉孝廉”頗為類似。

隻是,他們卻不知道,人生總是充斥著無數的變數。

今天,他們在這裡爭的麵紅耳赤。

可當恢複高考的通知下發的時候,這些人恐怕都會傻眼。

王繼東穩穩地坐在旁邊,飲一杯小酒,安靜地看曆史車輪下的眾生龍象。-